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威胁

枫火屋第三层内,楚云发现此层空间极大,比起第一层还要大得多,就像是一个巨型的广场一般。

“好大!”楚云感叹一声。

“大?对于这面积我倒是不感兴趣,你难道还没感觉空间中的能量比起下面要充足一些?”燕风雨轻轻的说道。

被动的,楚云大口呼吸一阵,脸上立刻泛起几分惊异,很是莫名道:“真是如此,感觉比起第一层的元素浓郁度强出三倍,差不多有其四倍的效果,那在这等地方冥想盘思的话岂不是提升的极快,也同样快出三倍?”

燕风雨哈哈笑了笑,绿衣微动,不动声色的道:“你认为呢,要知道这可是第三层啊,第二层的速度也是第一层的两倍,第一层之内却也比起外面的寻常之地要快出不少。而我这里可是第二层的两倍,速度方面自然是要快一些了,如果不是有着第三层的便利,我也早早出去寻找些事情做了,要知道很多时候生死历练带来的提高比起独自静修要好得多,准确来说是各有优点。”

“那倒也是,燕老大作为枫火屋此届第一人,整个骑士团当然得大力培养,不过我也在想,你们这毕竟是烈火骑士团的超青英,怎么不见出去骑马历练,到时候···”

楚云说道一半,便是被燕风雨轻柔的声音忽的打断:“这倒没什么,那是一般烈火骑士团员要被训练的事,至于我们这烈枫火林的人大多是不骑那马的,虽说那马也是不错,但哪比得上我们的契约魔兽呢,而且实力强大的话根本不用马匹也能冲锋陷阵,自身的实力永远是最重要的。”

“哦,原来如此!”

“我带你来也只能让你在这里巩固十几天,还剩下两个月的时间你就自寻方法修行,当然在你离开的时候我要你和我切磋一番,顺便也能多给你点切身的建议。”

“我这人别看是此处第一人,但我有个苦恼就是,这修行之路上没有对手怎么行,我指的是和我一般辈分的排除那些长老先辈之列,这超青英每一位虽说都是惊才艳艳之辈,可与我依旧是有着不少差距,但你的出现却是能够给我一分压力,一分,一分外在的动力!”

“我···我?”楚云指了指自己,倒是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这枫火屋的老大当成是一大目标了,真不知道是好是坏。

“我看燕老大在整个西火帝国年轻一辈都是数一数二的存在吧,我和老大你的水准可是还相差极远吧!”

燕风雨摇了摇头,微微谦虚:“要说整个西火年轻一辈,高手也是如云,即便是我也不敢说数一数二,但是排在前五的话还是没有太大问题的。至于现在的你的确不是我的对手,但我的年轻可是大你七岁,要是再给你六七年的时间未必不能到达接近我甚至是超越我的地步,说起来我一直认定年轻一辈的目标就是炎柯,可惜···”

这一番话也显现出燕风雨对自己实力的自信,要知道整个西火帝国数十上百亿人,即便是年轻一辈之中又有多少实力超群,资质逆天之子,这燕风雨敢说自己前五问题不大,没有足够的实力和底气哪敢这般妄语。

听了此话楚云都是心中激起一番涟漪,就算是在那最弱的北冰帝国,楚云也不敢说出此等前五的话来,多少家族圈养的强二代以及一些特异存在隐匿青年高手,一两年之前在那凌尔卡学院自己也不过是个特级五号而已。

当然了,经过一两年的一番提升,现在的楚云要是回去的话,同辈前五或许还是有几分希望的。

可是这西火帝国,又比起北冰帝国总体实力高出一个档次不止。

这一下,楚云也是暗暗明白燕风雨为何拿自己当做一个未来目标了,因为自己的天赋似乎也被传的算是炎柯第二了,而且同样是和炎柯一般的火系修者。

“这燕风雨怕是想将我当成另一个炎柯来对待了!”

“那好,现在离超青英重新洗牌的日子不过七十余日,你就在我这里静心巩固十几天再说,到时候希望你也有机会进入前十。”

······

这十几日整个烈枫火林倒也平静,不过却是大战来临前的一种平静,因为在数日后便是得在这地方重新洗牌一次。

几乎是所有人都努力的修炼者,一分实力就多一分机会。

为了名次,没了待遇,为了让人刮目相看,每一人都在这种时候,特别的刻苦。

当然,也是有些人像是无事一般,仍旧是当做寻常的日子来过。这一少部分人,也是有两种,一种是三十名之后垫底的角色,知道这点光阴太过努力也是无用;而另一种则是前十那种实力极强的存在,这个时侯反而闲下来更容易让自己突然领悟,因为这些人平常日子可算是努力过头了,这等时候松弛一番效果却是最好。爱去小说≠网≠WWw.Iquxs.coM

至于那一直处在第三层的楚云,倒也时常成为其余人谈论的话题。

“你说那楚云要是过几天出来之后会不会又有一番改变。”

“我可是听说那第三层的能量非比寻常,在哪里修行一天等于我们这里数日,十几天对于楚云来说怕就差不多两三个月了,等他出来的话实力必然更进一步。”

“我说怎么燕老大每次都是第一,原来那第三层还有如此便利,要是给我上去住个两三年进入前十怕也是没有丝毫问题。”

“那你就做梦吧,这第三层的入口便是有着一股封印之力,你就算要突破那力量都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

“那也是,我刚才也只是开开玩笑,随意想想而已!”

······这议论声一直持续着,恐怕要等到楚云出来才会微微收敛一些。

不过除了这枫火屋内,在这烈火骑士团总部那中央建筑高层,同样有人对于楚云回归的事情深深地讨论着。

烈火总部中央建筑高层,大型议论处,一张圆长的言论桌上,坐满了人,火红的议桌平面摆放着十二杯浓郁的火枫红茶,算是西火帝国茶业的一大特产,茶香爽口而浓郁,厚重中带着几分细腻,茶味十足美味兼有着修身养性之韵味,寻常人等还闻不得这等高上茶香。

十二杯火枫红茶散发着微微带着艳色光泽的香气,像是一层淡红色的薄雾,氤氲着,附在这议室的空气之中。

茶,有十二,但却仅仅十一人端坐在议桌之上。

那对着门口的圆长议桌的一段,茶有人无,整个议会场很安静,或者说是微微有些严肃压抑,迟迟无人说话,似乎在等什么人。

“哒哒哒···”安静的气氛之下,响起了一阵明朗的敲门声。

一道淡色红衣的俊朗中年男子缓缓的踱步而进,他的全身上下似乎散发着一股莫名的磁场魅力,似乎一进来,这屋子的空气之间的每个分子也开始悄然变动,神秘至极。缓缓的在那空着的位置安然坐下,一双平静的目光看了看众人,也不先大声招呼,反而轻泯一口枫火红茶,舒气道:“喝来喝去,还是这枫火红茶够味!”

“团长,你可总算是来了,现在这楚云却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大麻烦!”这说话的却是那副团长邱烨,就坐在那俊朗中年男子的右侧。

至于刚刚进来的男子却是这统领整个西火皇家骑士团的传说存在,烈火骑士团团长——洪炎!

而能够和正副团长共处一桌议事的,能够是寻常人物?

要是楚云在场,便是可以看到除了邱烨之外,还有两人是他见过的,一位是一队长路布,一位是将他送入烈枫火林的赤老。这里的其余十人,也都是在这烈火骑士团中举足轻重的高级存在,每一位的权利多大不好描述,但实力也都是三神三圣级别的稀少存在。

而且细细看去,和邱烨同样在九级之上的存在也不只团长一位,那团长左侧的一位蓝红衣饰的中年男子,以及团长洪炎对面的离门口最近也坐在圆方议桌一段的白须老者,那气息也都不是单单初入三神三圣那种八级强者可以比拟的。

除了那团长洪炎之外,另外的十一人,依旧是八名八级强者,三名九级强者,这等阵容,可是恐怖至极。就算是雪灭冰原第四圈层的五大圣兽来到这里,怕也得吓得屎滚尿流了。

恐怕没有八级以上实力的人,在这种气场之下,大气都不敢喘息一下的。

“哦?那楚云惹了什么麻烦,我刚刚从闭关所出来,这团中大小事情还比不上你们,真是有些失职了!”

“具体原因我也并不清楚,但应该是楚云和西火帝国高层有些瓜葛,竟然有帝国高层的人来我们这儿要人。”邱烨说道,语气之中透着一分担忧。

“嗯?情况都不清楚,有什么理由要人,那要人的是皇殿内哪个势力?”一口红茶下去,洪炎淡淡的问了一句。

这次倒是那隔了几个座位的赤老说话,只有三个字:“雄亲王!”

洪炎左侧那九级蓝红衣饰男子也道:“这一次也不知道为什么,那雄亲王似乎非要不可,好像不交此人他们还准备进烈枫火林想要劫持的样子,楚云一个刚刚成为超青英的小鸟,听赤老所言虽说潜力奇高但实力极弱,一个高高在上的雄亲王却是不放过这人,我怕背后必定有着不浅的企图,这雄亲王一直以来就藏得极深。”

洪炎吸了口气,“竟然是他,就算是国王罗克里亚或者翟元帅都好,竟然是这深藏不露的人面狮子,不好对付啊,交给他绝不会有好事,最重要的是到现在你们都不知道真是原因就答应了的话,我们皇家骑士团的尊严何在?”

“我就怕他说动国王那就不好办了,国王算是他的表兄,而我们整个烈火骑士团却属于帝国直属于国王。”

它们烈火骑士团虽说势力极大,但毕竟是西火皇家骑士团,所属西火帝国,要是罗克里亚下命令要人的话,那也很难违抗。

“啪!”洪炎猛地拍了一下议桌,语气坚定决绝的道:“这一次,绝对不能把人交出去,这家伙一定又想做些什么事情了,十几年前炎柯的反叛其中不少的原因就是他熊刚给唆使的。要是在答应他一次,恐怕此次又会对我们烈火骑士团造成巨大的和损失!”

“至于此事暂时封锁,也不要向烈枫火林的超青英透露消息,更不要让楚云现在知道,等过了着两个月之后再说,晴长老,凝长老,这次超青英的大比便交给你们,结束后立刻将楚云的实力估测告诉我!”

“是!团长!”两位貌不惊人的长老忽然起身,齐齐恭敬道。“喝!哈!”一声声龙精虎猛的响声,从一头大汉的口中迸发而出,震动的树林摇曳,树叶飘飞。

“想不到燕老大随手之间便是让我的肉身再上一个台阶,这一次我必定要获得更高的名次!”说话的正是孟蛮,不断地挥舞着强大坚实的身体。

这已经距离那一招比试后过了十几天的日子了。离那超青英洗牌之日也是剩下短短的两个月。

枫火屋外,也并非只有孟蛮一人,还有着不少的超青英也在争分夺秒,每提升一分实力也就多一分机会。毕竟机会也都只会关顾那些有准备的人。这里的人天资聪颖,这等浅显的道理自然都懂。

在一道道苦练的人群中,便是可以看出这枫火屋的竞争是何等的激烈,远远超乎一般人的想象,而且都是天才与天才的竞争。

当然,那第二层,第三层的超青英,一般便不会下来修炼了,因为那二三层可都是占着地利的优势,能量便是比起底层要充足许多。

“咦?楚云竟然这时候出来了!”

“看,他似乎极为疲惫的样子,看来在第三层被燕老大教导的很辛苦吧!”

“不过,你们细看他眉目之间,似乎留存着几分享受之意。”

就在此刻,枫火屋的门口,楚云一脸疲态的缓缓走出,眉目之间却又似是享受至极的模样,甚至还有着几分不舍之意。

孟蛮此刻也是转过头来,心中啧啧叹道:“好家伙!不过十几日,这气势又是充足了不少,气息也凝练了一番,看来是完完全全的稳定了六级的修为境界了,隐隐约约还给我一股无法抗拒的压力,这小子真是超乎意料的恐怖。”

“怎么样,第三层的感觉可好?”在这些超青英中,恐怕孟蛮和楚云走的最近,楚云一出来,便是过去招呼。

他这一招呼,其余不少超青英也是转移的注意力朝这边看来,毕竟这楚云实在是太过显眼了一点。

“第三层的确是个好地方,不过和燕老大切磋就不好玩了!”楚云也是有着苦笑的说道,似乎全身被折磨了一番。

“呵呵,那怎么样啊,我可连正面和燕老大交手都没试过,你这才加入超青英多久,就被老大看上,快说,爽不爽?”

不仅是孟蛮,很多超青英都不清楚燕老大的实力,也都想通过楚云这个侧面了解一下,在一众超青英的心中,这燕风雨绝对算得上是一个传奇人物,论在这超青英的名气除了十余年那位炎柯之外暂且无人能比。

楚云摇了摇头,瞥了孟蛮一眼,那意思似乎是说,你自己去试试不就知道了?不过终究是拗不过这么多人的好奇之心,只好开口道:“实在是抱歉了,我完全不知道在干什么,总之就是没什么感觉!”

这一下孟蛮却是疑惑百生,“没感觉,和燕老大交手你都没感觉,这到底怎么回事?”

其余人也是盯住这边,那一双双眼目之中露出与孟蛮一般的疑惑神色。

“哎···我完全被虐,哪里会有什么感觉咯。”楚云瞪了孟蛮一眼,颇有些无奈的说道。

那三层之上也是露出一个碧绿人影来,“这家伙···我有这么残忍么?”

离超青英大比不过两月,楚云虽然境界上进入第六级,加上十几日光阴稳定凝练了一番修为,实力大增,但依旧是心中忐忑,对于超青英前十还不敢百分百的打包票,尤其是被燕风雨完完整整的狂虐了十数天,心理都甚至留着继续阴影。

能成为超青英的四十位可都是天才,前十那更是天才中的天才,每一位都殊不简单,想要名列其中并不容易。

两月的第一个三十日,楚云可算是真真正正在实战中度过,自己的对手自然是孟蛮。

这一月之中,境界虽说没有进步什么,但实战的经验却是提升了不少。这可不比和燕风雨切磋,那等切磋实力相差太远,反而对楚云起的作用不大,但是孟蛮不一样,和自己还算是同等级别的存在,只是少了几分压力。

最后一个月,第三日,夜!

在烈枫火林的深处,不断传出野兽的咆哮之音,兽血飙飞,一道青白色的人影不断快速穿梭着,在兽群之中如弹珠弹射,每每来回之间便是会有着不少的兽血染红原本红枫铺满的地面。

“果然很好,这种实力蜕变的感觉果然不错,现在的我魔武双火,风之魔法力,冰之斗气都进入了六级,总体实力感觉比起五级后期那时强了太多。”

“原本这条路对我来说还危险至极,现在却只能让我有惊无险,不是一些**阶的魔兽跳窜出来,我根本可以横行无忌。”

“尤其是这境界蜕变之后,我火旋奇境施展出来,也是更猛更迅,不是高级七阶以上的魔兽,我甚至可以做到瞬杀,六阶也逃不过我的手掌,要是现在回去那学院后山之中,那两头内圈中的八阶魔兽恐怕也不能击败我!”

楚云想想也觉得心情澎湃,这就是所谓的此一时彼一时,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正是楚云利用最后的二十几天在这烈枫火林最凶险的几条道路上厮杀魔兽,在血肉之中提升实力。

上一个月那孟蛮可算是被楚云弄得极其的不舒服,楚云也是考虑到其的感受,便使用了这等方法给自己增加砝码。

时间不足一月,每分每秒对于现在的楚云来说都极为的重要,要知道一般来说要得到前三才有机会受到团长那等级别的存在传授指点,这等高手的指点那可是万金难求的。

不过别说前三,就连前十楚云都没有十足的把握,但只要有机会楚云便不会放弃,这等竞争算什么,就连不久前在那轮流下的经历都是挺了过来,这也不过是小菜而已。更何况为了尽快开启那零落史传,那零落史传可算是被无数老一辈的人窥伺着,楚云更不能有丝毫松懈,甚至在未知的将来还要直面九死疑宫那等幽深之下的神秘势力组织。

这一切的一切,楚云不能不提前准备,未雨绸缪。

在天资机缘的基础上,继续奋斗,苦练,拼尽所有,否则到头来必定是一场烟花。

“虽说以前只有前三有机会受到团长的指点,但若是我以四十名这种垫底名次突杀到前十之内,必定也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即便不能得到指点,但绝对也不会不给予些上等的奖励,就算是换件高级点的火焰衣那也是不错的。”

“我这四十号的火焰衣也是下品金器,那前十起码也会是灵器的存在,这也是一种质的提升,嗯,单单为了件衣服···我也只能继续对不住你们了!”

楚云说完,又是一阵快速如烈火飞弹般的穿梭,来回之间,又响起一阵阵悲鸣,那是属于魔兽的痛苦悲鸣。

明晃晃的月光下,血越发的透彻,如鲜亮的红墨,覆盖着地面,火红色的枫叶也是散发着腥腥的浓重血味,深重的微微令人作呕。

枫火屋中,灯火明朗,尤其是第一层中,极为的热闹,虽说是大比前夕,但却也并没有太多的改变,只是众人的修炼变得勤了几分。

“你说这楚云怎么这几天每日晚上也不来这枫火屋休息,难道还在修炼?这也太疯狂了一点吧。”

“我看多半如此的,这家伙说不定这次真的有冲击前十的实力,但也得看运气,这东西还真的难说。”

“对了,孟蛮,你上个月可算是被虐待的惨了,你应该是最有发言权了,你觉得楚云现在的实力有没有资格上一层楼了。”

孟蛮是十五号,既然没有出去,那也是在第一层活动的,第二层是前十可以进入的,第三层,那就只有燕风雨可以进入,上次楚云进去十几日那是个例外。

孟蛮晃了晃脑袋道:“这个很难说,他和我对练的时候并没有施展全部实力,至于第二层的实力我也都不十分清楚,不知道怎么比较,不过···”孟蛮突然把目光看向了一个角落,那里是黄日中一人独坐的地方。

黄日中似乎感受到孟蛮的眼神,也是余光微扫,神情一动,似乎在思考那不过之后孟蛮本来要说的话,可却突然止住,这不得不让人感到有几分好奇。

“难道孟蛮那粗人是想说,不过楚云的实力已经可以和我相当甚至在我之上了?”黄日中心头想着,双目忽然闪出一道精光,似乎决定了什么事情。

第二层之上,一共八人。

除了一号和三号,前十号的其余超青英都在此。

“嘿嘿,听到没有,那四十号的小子这一次恐怕已经有可能进入我们一行列了,不过他进来,又会有谁下去呢?”说话的是那五号猥琐男子,说到最后还把目光看向那十号帕帕朱,很显然有些指意。

“小朱,你这次还真够危险,虽说你的实力比起黄日中还是要厉害一截,但这新起之秀楚云我也有几分看不透,你还是小心点好,趁着最后几日把实力再提升一些才妥善些。”那老成模样的二号男子对帕帕朱提醒着。

“的确,我可是看到这几日那楚云更加的凶悍,直接在魔兽群里疯狂厮杀,我并不想你下去。”七号皮拉尔动了动嘴唇。

其余几人也都是或多或少的对帕帕朱说了些许诸如此类的话语,说的帕帕朱都不好意思了。

不过这也正常,要知道近乎一年的时间内,八人在这第二层中,感情不可谓不好,也不像随意分散,至于那三号一般却是不在枫火屋中。

“咔嚓!”猛地一咬,帕帕朱的口中传出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双目更是一变,没有了先前的随意,变得几分认真起来,还向着远处看了几眼。

“希望这次过后,我们九人还在此处便好了。”那张清枫似乎也很重视这番情感。

“大家好好准备一番吧!”七个声音同时呼喝而出,只有那帕帕朱似乎没有几分底气的样子,只是心里默默地念了一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