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爱去小说网 > 女生言情 > 最强狂兵 > 第426章 厉害呀,我的哥!

第426章 厉害呀,我的哥!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最强狂兵最新章节!

第426章厉害呀,我的哥!(两章合一)

肖军是个很讲究效率的人,说来就来。

第二天中午,肖军就来到了老河乡。

王猛带领班子成员在界境迎接。

之所以到县境迎接是因为在王猛眼里,投资商比上级领导重要。

李成听说有投资商来,也颠颠地赶来了,也带了不少人。

来迎接客人的人越多,越能显示出客人身份和地位的高大,也能显示出县里和乡里对客人的重视程度。

要的就是这个阵势。

这明显就是不良的浮夸的风气,但却在各个场合各个阶层都适用,久盛不衰!

王猛也懂,所以才叫上乡干部们都跟着,增加气势,否则,他就直接让肖军自己来了,那还用得着去接?

这么做也是表示,王猛和肖军不熟!

肖军到了县境,看到县里的一排档次很低的小轿车,再看王猛这些乡干部,居然都骑着清一色的电动小摩托车。

肖军被雷得差点趴地上。

肖军还是第一次见到有政府干部都骑摩托上下班的。

王猛和肖军都是明白人,装作不熟的样子,客套了一番。

既然是投资商,又装作和王猛不熟,所以,肖军也不装假,派头十足,牛气冲天,对王猛也是指手画脚。

王猛估计,这货平时也是这个样子。

李成邀请肖军在县招待所休息、用餐,肖军拒绝,直接去了老河乡。

老河乡里的一辆破吉普警车在前头开路,引领肖军的大奔驰直奔老河乡。

李成的小车在后面压阵。

王猛坐在肖军的大奔驰里。

“真穷啊!”望着前面的要散架的破吉普子,肖军直晃脑袋。

“差不多就行了,别装大发了,遭雷劈。”车里,王猛斜瞄着肖军说道。

“老大?不懂了吧?你越装得厉害,越会被重视!你要是温温和和,那就没人搭理你啦。这就是官场,这就是官场对待商人的态度,因为你装,是因为你有底蕴,这底蕴不单单是财大气粗,还是势力背景!懂不?”肖军说道,此时他的态度是恭恭敬敬的。

“真的假的?”王猛从没装过,所以对着里面的道道也不清楚,很惊讶。

“不信,你看着!不过,温温和和就不要试验了,装,可以试验。而且保证成功!”肖军说道。

王猛觉得可笑,有什么好装的?装大发了,谁信你啊?

乡里可没有大酒店,大宾馆,乡招待所的条件就算好的了。

肖军对食宿条件横挑鼻子竖挑眼。

闹了一通之后,肖军一副委曲求全的样子,总算安顿下来。

气得王猛真想抽出鞋垫子抽死他。

但王猛发现,经肖军这么一闹腾。干部们对肖军越发恭敬起来,就连李成也一改初始的皮笑肉不笑,变成了弥勒佛。

王猛把肖军安排在乡招待所里。

于是乎,整个招待所上下人员都在肖军这个大神的指手画脚下忙碌起来。

王猛见此,直挠脑瓜子,这货真能装!要是王猛,他可装不下去。

王猛盛情款待,李成陪同。

酒桌上,肖军当着在座的乡干部们和李成的面,把自己捧得老高老高,吹得那叫一个山崩地裂。

王猛直嘬牙花子,生怕肖军掉下来摔死。

但,李成和乡干部们一个个却都信以为真了,对肖军敬佩羡慕得无以复加,也越发恭敬起来。

看得王猛直傻眼,这也信?

王猛发现,之前肖军所言非虚!

酒足饭饱,肖军又指手画脚地要去娱乐娱乐。

王猛起初真想很揍肖军一顿,心说,你到我这儿还装个屁脚丫子啊?你这不难为我吗?但此时,王猛看出来了,肖军这可不是无的放矢的瞎胡闹。

乡里哪有娱乐的地方?仅有的一个歌厅还被王猛给灭了。

李成建议去县里耍耍。

于是,王猛和李成准备陪着肖军去县里找乐子。

肖军是大客户,自然不能就李成和王猛两个人陪着。王猛要叫上乡干部,被肖军直接拒绝。

“县长和乡长还有县里干部陪我去就行了,你们乡干部就都别去了,老子可丢不起这人!”肖军毫不客气地直言不讳地说道!

把个老河乡干部们臊得老脸通红。爱≌去小说网≌WWw.IQUxs.Com

王猛没吭声,只是脸色不是很好看。

李成的车前面开路,王猛坐上肖军的大奔在后面跟着。在后面是县里干部的小车。

乡里派出所的破吉普子羞涩地没有跟随。

大奔喷着白烟扬长而去,乡里干部开始大骂......

“你小子啥意思?借机欺负我?你舒服?”车里,王猛目光不善地看着肖军。

“嘎?老大?我哪敢啊?”刚才还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肖军,此时满脸堆笑,跟三孙子似的。

“至于装的那么夸张吗?”王猛无语。

“老大?你刚进仕途,我也是你第一个招商来的吧?你哪知道这里面的猫腻?我跟你说,现在的投资商都是大爷。在有实力的投资商面前,别说乡干部县干部,就是市里干部、省里干部也都跟孙子似的。为啥?因为人家有钱,是来帮你们的。“肖军说道。

王猛没说话,虽然他是官场小白,但在电视里新闻报纸里也见过政府领导陪同投资商考察的事实。

”商人无利不起早,不赚钱,人家也不会投资。可没有投资商,一个地区就很难发展起来。所以,投资商就是爷!投资商越趾高气扬,气场越大,越说明人家实力雄厚,官人越是不敢得罪。有时候,投资商还会欲擒故纵,本来看好项目,却装作无意投资的样子,这样一来,接下的谈判天平就会向投资商倾斜。投资商会获得更多的优惠。要是投资商和和气气的,谈判也不占上风,因为你不装,反而不被官人重视。官人也是眼高手低之辈,你强他就弱,你弱他就强!我这也是摸爬滚打得来的经验。”肖军解释道。

王猛点点头,深以为然。

“跟我就不必了!”王猛白了肖军一眼说道。

“嘿嘿!哥呀?咱们在商言商,这和兄弟感情是俩嘛事。我装,这不也是为了和你撇清关系吗?投资当中会遇到很多难以预料的事情,我们装作不认识,倒时候也好急头白脸的谈判解决,公事公办。这样,你好我好大家都好。当然,暗地里咱哥们还得互相帮衬着。要是他们知道我们两个是好兄弟,我是来帮你的,要是有了问题,要是遇到损害我利益的事情,人家就推给你了。你是出面不出面?出面,你向着谁?你向着我,人家说你拿公家利益中饱私囊。向着乡里?人家觉得你是应该的,因为你是乡长。你最好落个啥了?再说,那样的话,你能有多大政绩?”肖军说道。

王猛不住地点头,暗赞肖军真是个人精。

“现在生意怎么样?”王猛问道,因为有司机在,王猛也没谈得太深入。

“总体来说还不错!不过,最近出了档子事,让我很上火。我的集团想在美国上市,结果,本来都运作得差不多了,却被搁浅了,花了我老鼻子钱了,估计这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花出去的钱都要打水漂了。”肖军愁眉苦脸地说道。

“行啊你?国内上市还不知足?还要进军美国的证券市场?”王猛夸赞道。

“做生意要有野心!”肖军得意道。

“野心应该有,但不能盲目。美国金融市场是一个非常重视品牌效应和实力的地方。一个外企在美国上市时,往往会有几十家的投资咨询公司和投资银行来主动接洽业务。只是,他们并不是都有那个实力帮你上市,因为他们的资格首先要被美国资本市场承认。你要是选错了对象,你就等着吧,花的钱不少,但什么时候上市那可就说不定了。”王猛说道。

“嘎?我的哥,你连这也懂?”肖军有些震惊:“我估计也是挑错了服*务公司,所以才拖了这么久的。”

王猛蹙起了头,说道:“说实话,我不赞成你的公司在美国上市。美国金融市场泡沫加剧,说是崩盘在即一点都不夸张。万一崩盘之后,美国经济绝对大萧条,至少持续好几年。此时,你进去无疑是火中取栗,搞不好会粉身碎骨。“

“我爸也这么说!说实话,我现在后悔了,可是,我把一大半的家产都砸进去了,我没有退路。”肖军愁眉苦脸,却一脸决绝道。

王猛摇头。

”华夏海外上市公司协会和华美上市公司总裁协会,自成立以来,帮助了不少华夏公司在美上市融资,你为什么不找他们?而找那些不靠谱的美国人?“王猛问道。

“呜呜!”肖军悲呼:“哥呀!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可我已经和美国银行和投资咨询公司签了合同,改不了啦!违约,是要损失一大笔钱的。”

“你太盲目了!你着急在美上市,不单单是融资这么简单吧?”王猛看着肖军问道。

“就这么简单!钱多了,我爱国,想划拉点老美的美元花花!”肖军一副愤青的神色。

“你这不有病吗?自己找罪受!”王猛气乐了。

“是有病,现在后悔晚了。”肖军沮丧地说道。

”据我所知,今年年初,美国主要市场纽约交易所和纳斯达克交易所,以及两个场外交易市场KSHEET与OTCBB市场,对华夏在美上市公司进行了一次不完全统计,结果显示,目前在美上市的华夏公司大约有千余家。但真正盈利的却仅有约三百多家。华夏石油、石化、电信、移动等在香港上市的大型国企,在美国也只是以ADR的方式上市。华夏企业在美上市的,半死不活的占一半,有的几乎没有什么市场成交量。所以,你的融资计划,不一定成功,整不好,钱都让资本市场拐跑了,赔死你!“王猛说道。

“厉害呀!我的哥!你连这些都知道?“肖军惊讶地看着王猛。

“既然进入仕途,不了解世界经济和局部市场怎么可以?“王猛说道:”很多国内企业非常看好美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资本市场,但是,毕竟国情不同,在上市过程中会遇到很多意想不到的问题。很多花费了巨资上市的华夏企业,好不容易在美上市之后,因为无法得到美国股民的足够重视和认可,导致公司的股价长期低迷,导致巨亏损。所以,你这次的盲目在美上市,前景很不乐观。”

“嘎嘎嘎!老大?你的意思是让我退出?我单单前期铺垫花费的资金可是已经砸了两个亿美元啦!”肖军被王猛一打击,都要哭了。

“什么?这么多?两亿美元?还是前期?”王猛大吃一惊:“你小子让人骗了吧?”

“啊?怎么可能?我已经调查过了,纳达斯投资咨询公司和联美银行都是正规企业,而且很有名。”肖军急道。

啪!

王猛一拍自己脑门:“你完了,那两家是美国黑手党控制的公司,你说,他们是什么性质?美国政府都不敢和他们合作,却也不敢阻碍他们发展。你说,他们是什么样的存在?在美国,你咨询当地的人,是问不出实情来的,因为他们很排外,专门宰外来客。很多外国企业在美国都被他们搞得倾家荡产。这也是华夏为什么要在美国成立投资协会的原因!”王猛说道。

此时,肖军脸色苍白如纸,脸上汗珠子滚滚,已经傻眼了,他在美国听说过黑手党,那可是敢与美国政府对抗的存在。

王猛以为肖军要急昏过去呢,刚要施救,结果,肖军很坚强,没晕,而是突然放声大哭。

王猛平静地坐着,任凭肖军嚎啕。

给肖军开车的司机是个三十多岁的青年,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前面的路面,对肖军的表现无动于衷。

王猛对这个司机刮目相看。

肖军一直哭到县里,才突然停止哭泣,一把抓住王猛:“我的神啊!你可要帮我啊!”

“靠!”王猛气乐了,不过还是说道:“我一个电话的事!”

“嘎?你说啥?你怎么不早说?”肖军瞪圆了眼珠子,盯着王猛。

“我想看你哭!”王猛笑呵呵地说着,拿出电话,拨出号码后,叽里咕噜说了一通英语,就收了手机。

肖军语言水平不低,听懂了,此时他震惊地看着王猛,目瞪口呆。

许久,肖军才浑身一抖,清醒过来,颤着声问道:”哥呀?你和黑手党都认识?”

“你的钱二十四个小时后就会打回你的账户上!你小子很有经商头脑,但不适合去海外上市融资,因为那里面猫腻太多。上市融资,这和你经商做买卖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你没有专业知识,进去也是炮灰。你就消消停停地在国内做你的生意吧!”王猛淡淡地说道。

“嗯哪!神哥!我听你的!”肖军眉开眼笑,他从不怀疑王猛的话。

“之前,你就应该征询一下我的意见!”王猛说道。

“嗯呐!以后大事小情,我都问你!”肖军使劲点头。

“小事就不必了,老子没那闲工夫。”王猛直翻白眼!

李成的车在一家灯火阑珊的娱乐城前停下。

大奔也稳稳地停在李成的车后。

“哥!今天我请!嘎嘎嘎!”肖军有点兴奋过度。

“废话,老子出门门从不带钱!”王猛理直气壮地说道。

“你是大神,干啥都用不着花钱!”肖军赞美道。

“别墨迹了,李县长在,还用你花钱?你不是要装吗?接着装!不过,别玩得过火。玩儿会就得了。明天我让柳俊领你考察一下老河乡。”王猛说着开门下车。

“考察啥呀?你说咋干就咋干!”肖军也急忙下车。

“我只给你搭个桥,剩下的事情我可没时间管!”王猛说道.....

王猛不喜欢这么热闹的环境,但肖军远道而来,还是为自己排忧解难来了,怎么也得尽尽地主之谊,至少也得陪陪。

肖军是异常兴奋,本以为打水漂的钱,失而复得,他能不高兴吗?此时他才明白,那所谓的美国投资顾问公司和老美银行,压根就没想给他办事,就是个大骗子。即使他等一辈子,公司也无法上市。

肖军对王猛感激不尽。他有些后悔,这么大个事儿,怎么把王猛这座大神给忘了呢?早就应该请王猛这个神算给他算算,这笔买卖干得干不得?也就省了很多麻烦。要知道,前世追回来了,可搭进去的人力物力也不少。

肖军因为高兴玩的很疯狂,王猛坐在一边静静地看着,心里有些羡慕肖军,这货活得真潇洒,活得那叫一个没心没肺。

李成等人也都很认真地陪着。

夜里十一点多,在王猛的催促下,肖军才和李成等人告辞,和王猛反回老河乡。

第二天一大早,李成又来了。

李成对肖军更加客气。

王猛很忙,李成也有很多工作要做,聊了一会,李成说,晚上县里安排为肖军接风洗尘,之后匆匆离去。他一大早赶来,只是出于场合规矩,表示重视这次投资合作。

王猛让李俊和成功两人陪着肖军去考察。

晚上,王猛带着肖军去县里赴宴。

说是接风宴,这次,李成谁也没叫,就王猛、肖军他们三个人。

王猛知道,这样做,李成是有目的的!

酒桌上,李成建议肖军在青龙县多看看,多走走,不要把投资目光就停留在老河乡上。

王猛和肖军都明白李成的意思。

肖军看向王猛。他在哪投资,他不在乎,只需要王猛一句话。

“老河连接四乡两镇,两岸有红心杉,核桃木,橡木,这些都适合肖老板的木制品企业。而且,老河乡的林木开采持续不了几年,如果把老河两岸的林木都承包下来,前景也不错。”王猛说道,这话是说给肖军听的,也是说给李成听的。

“王乡长说道有理,肖老板?考虑考虑?”李成赞赏地看了王猛一眼,之后又希冀地看着肖军说道。至于上面允许不允许把老河两岸的林木都开采了,李成根本不担心。上面都允许老河乡这么干了,还能不让其他地方干?只要做好植树造林,不影响水土流失就可以了。

“那我就都考察考察,考察之后再说。要不是朋友介绍我来,我根本不会到这犄角旮旯来。你就是把整个青龙县的开发项目都给我,我能赚几个钱?而且投资巨大,又不是当年就能见到效益?”肖军不客气地说道。

“呵呵呵,肖老板?青龙县很穷,确实需要你们这些境界高的老板来投资。你放心,县里会给予你最高的优惠政策,你要是想把青龙县整个开发工程都承包了,我们绝对一事不烦二主!”李成打着包票说道。

王猛低头吃饭,感慨道,李成还是嫩啊!这么早就抛出底牌,以后还怎么谈判?

果然,精明的肖军说道:“我来投资,优惠政策必不可少,而且,优惠政策是国家定的。地方上因地制宜也会有一些优惠政策,这些我都要。在建厂地皮上,各个环节上,县里要全力给予解决。我太了解地方了,丑话说在前头,要是有吃拿卡要的现象出现,我立马就撤资。”

“好!一言为定!哈哈哈!”李成开怀大笑。

“好!考察之后我们再详谈。”肖军偷瞄了王猛一眼,说道。

王猛心里叹气,估计谈判时,李成还得付出一些代价。

王猛不会搀和,他不能拆了两家的台,而且,即使县里付出点代价,也会换来巨大的效果。这要是别的投资商,县里付出的代价会更大。

肖军是商人,想要获取更多的利益很正常。王猛不能阻止。

酒足饭饱,三人又去唱了歌,耍了之后,又吃了夜宵。

李成留肖军住县里宾馆。

肖军没同意,说明天还要考察老河乡。

王猛和肖军返回。

李成很高兴,当晚就像杨松林做了汇报。

杨松林也很高兴,不过听说投资商叫肖军,他立即就明白了。但他对李成也没透露王猛和肖军的关系......

作者就为活着说:下一章要晚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