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爱去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校园篮球风云 > 第八十五章 霸王枪

第八十五章 霸王枪

校园篮球风云(第三部)

第八十五章 霸王枪

当颜雨峰亲自主刀,一人运球过了半场,来到长沙明德的半场的时候,全部的人静静的站在那里。颜雨峰抬头看了眼大屏幕,那里,清晰的闪现着时间的过去。

13,12,11```````````````。

北阳的板凳席上,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高高的扬起了双手,一齐大声的倒计时着,虽然他们的旁边,全是沮丧,绝望眼神,但那又何凡了?

我们是胜利者!

颜雨峰忽然将球单手抱在手中,另外一只手高高的举起,在空中有力的握成了拳头。

“嘟``````````````````。”

一声长鸣,长沙明德中学对北阳十二中的第一轮比赛,就在这声哨响中,划成了一个句号。

北阳十二中板凳席上,几乎是在哨响的同时,爆发出一阵巨大的欢呼,所有的人,舞着毛巾冲进了场内。

每个人都相拥着,大声的吼叫着,他们一点也在乎已经退场退得快完毕的空荡荡看台,哪怕现在只剩下他们,他们也要大声的喊出心中的喜悦。

当然,他们有理由去庆祝,因为,比分说明了一切。

102比76。

北阳十二中以创记录的破百分重创主场坐镇的长沙明德中学。

最后一节,北阳十二中在传说中的MVP8号的带领下,打出了一波32比13的进攻**,将长沙明德中学最后一丝板平希望,化为了乌有。

张庆在自己的笔记本上,无奈而又惊奇的写上了这样一段话:从我认识篮球到喜欢上篮球到现在,我至始至终都认为,篮球是一项团体运动,一个球员的作用就是好好的熔融在球队中,认真的成为球队这机器中的一个零件而已,但今天,我却为此坚定而感到动摇了。

这是一头头狼首领,当他冷冷的站在那的时候,整个狼群都在充满信心的向敌人发起一波又一波的进攻,或攻或退,或佯或避,永不停止。

而当他站起来,投入战斗的时候,整个狼群开始变得疯狂而又可怕了,虽然在以前,他们也是可怕的,但他的来到,他的带领,我感到,这只狼群悄然的变化。

这是一群狮子啊!

原来,一个人真的可以改变一切,改变胜负,改变决定,改变曾经的真理。

湖南体坛周报的周四第八版块的头版是这样的:溃败,在第四节!

在文中,他们惊呼一个人的来到,传说中的江苏MVP,他的弹跳,他的突破,还有他霸气十足的每招每式,都在让整个长沙新盛体育馆感到颤抖,让长沙明德中学绝望。

```````````````````````````````````。

这是一个已经超出了高中篮球联赛的球员,他的身体素质和技术,已经要比同类球员远远的高处,拥有这样一个球员的球队,是非常可怕的。

```````````````````````````````````。

可以相信,这支江苏的新贵,将毫无疑问的挺进下一轮。

湖南天视曰报的第四版以一个闪亮的斜横幅标题评论道:创百!不可思义!

一场只有四十分钟的比赛,能将对方的篮筐一次次射穿,然后达到一百分以上的得分,这在国内的最高联赛中,也不是多见的,何况这只是一场高中级别的联赛。

远道而来的江苏北阳十二中,以他们强大的火力证明了山外有山这句话!长沙明德是一支以外线火力犀利的著称的球队,但在昨天的比赛中,北阳十二中以21记三分重重的打击了明德中学一次。

`````````````````````````````。

这是一场不是一个级别的比赛,就象重量级拳击手与轻量级拳击手之间的对抗,毫无疑问,结果自然是轻量级拳击手以击倒而告终。

```````````````````````````````。

光明播视这家在湖南属于重量级的电视台以45分钟的采实方式,全程介绍了这场比赛,并以颜雨峰那记长远距离的飞翔之扣为结束。

主持人画外音在一次次重放的镜头前兴奋的讲解道:这是一个完全可以用疯狂来形容的扣篮,这也是一个只能用奇迹来看待的进球,无论如何,这是一个罕见的灌篮,而这一切,只是一个才17岁的少年所轻松完成的。

在很多球迷还是坐在电视机前兴奋的看着NBA的转播比赛,当他们为一个个篮球明星的精彩扣篮而亢奋和崇拜的时候,在中国,在他们的身边,我们中国的篮球少年,已经用自己的方式告诉了所有的人。

篮球,并不是只有美国人才可以耍得好的!

看!主持人忽然叫道。

此时画面正好在播发颜雨峰扣完篮,站在篮下,站在摄像头前,一个尽展上半身筋肉的庆祝动作,主持人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样个姓十足,激情四射的画面却不是出自NBA,而只是出自我们的高中联赛,实在是让人感到又惊又喜。

这就是CBHL全国高中男子篮球联赛第一轮战况,敬请观众继续关注光明播视为了送上的追踪报道!

想象之中,意料之外。

北阳十二中在全国大赛的处子秀所引起的轰动既在商林的想象之中,也在自己的意料之外。

有夜长风,颜雨峰这样的激情球员,他们所点燃的激情,引起的效果,自然是轰动的,但意料之外的却是对湖南媒体的反应强烈。爱去小说>网>Www.IqUXS.cOM

在别人的地盘上,把别人打得这么惨,之后还受到一片热情的赞扬声,这倒让商林也些奇怪。

其实理由很简单,商林是在美国执教工作的,每经一个客场,完全是满天盖地的轰炸,漫骂,责难,相互毁谤,用尽一切招数进行赛前心理作战,就算是赛后,输的大叫,赢的嚣张,无一例外,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下,商林再遇到这样的事情的时候,自然是一片疑惑。

不过江苏的反应就理所应当了,对于北阳十二中火力强劲的把长沙明德中学重创,得分超百的战绩,是一致的捧扬之声,尤其是颜雨峰的与夜长风的超人表现,更是得到了一片的赞扬。

面对出场20分钟,年龄最小的23号欧阳上智的表现,媒体也是非常的好奇,虽然在他的技术统计上只是可怜的5次进攻,外加7次失误之外,就再无别处可谈,而媒体也是以一个巨大的?号来表达他们的态度,但毫无疑问,欧阳上智已经非常顺利的进入媒体传媒的视线,接下来的所要做的,就只能看欧阳上智自己的表现了。

对于新任主教练商林,媒体也是越发的想探个究竟,怎奈商林和北阳领导两方口风一致的严紧,连一点资料都探不到,这更加逗起了无孔无入的媒体的巨大兴趣,所引发的,是更加巨大的侦察和关注。

用意气风发,大赚北阳十二中专题报道权体育环报的总裁曹回的一句话:关注北阳,就等于目睹神话的诞生,从这里,你可以得到关于你对神话的一切想象。

总之一句,娱乐风暴已经启动,所围绕在北阳十二中的光环也越来越大,所着时间的推移和比赛的深入,北阳十二中,将受到越来越多,各种层次的人们的关注。

而所有的这一切,似乎与一列从湖南长沙开往江苏南京的火车15软卧车厢没有任何的关系,这里的人,只是象平常人一样,在那天南地北的胡乱调侃和毫无明星气质的玩着扑克。

“3个8,带一对3!”夜长风气势嚣张的把牌一甩在小桌上。

“3个8也敢出来混!3个9带```````````嘿嘿!带一对4!”高原大叫的甩下牌,压在3个8上面,一边还得意的对黑着脸的夜长风坏笑着。

“靠,你这不是明摆着气我吗?”夜长风跳了起来,大叫道。

“没办法,手里就是能抓到这样的牌!”高原耸了下肩膀,很无辜的说道。

“曰!”夜长风坐了下来,看了眼旁边一直笑的颜雨峰,翻了下白眼,道:“你不来一盘!”

颜雨峰吓了一跳,摆手道:“我不会玩!不会!”

“喂!我说长风啊,你想带坏我们纯洁的小雨峰吗?”翟勇阴阳怪气的从颜雨峰身后摸了出来,道。

“还不知道谁带坏谁呢!”夜长风见翟勇这个家伙跳出来了,知道斗不过他,知机的转过身去。

此时高原正恨恨的看着大柱,韩大柱好象没看到一样,指着桌上的3个10道:“谁要,不要我就继续出了!”

“我,我,我!”欧阳上智坐在最里面,在这群高大的粗人面前,更是显得矮小,刚才那声叫唤,还得拼命的举起手叫的。

“3个Q,带3,4各一张!”欧阳上智笨拙的从手里那快要倒在每个人眼球里的牌中,一张张拿出牌来,说道。

“过!”夜长风和大柱几乎是同时的喊道。

“我要!3K!”高原准备拼命了。

“3A!”欧阳上智一脸平常的拿出牌来。

“不是吧,你3张A,怪不得我没抓到一张A,原来都被你这小子抢光了!”夜长风顿时大叫起来。

反看高原,眼神都愤怒得快喷出火来。

“过!”三人对看一眼,都眼中看出一致的杀机。

“3张2,带5,6各一张!”欧阳上智把牌一扔,然后扬了下空荡荡的手,道。

“不玩了!”高原甩牌就走,而大柱更是直接将牌带走,再看夜长风,只见他一脸鄙视。

“弱智,你怎么能这样,扑克是一项团体游戏,你一个人把所有的好牌都抓走了,我们还怎么玩?还有存在的意义吗?”夜长风严肃的说完,然后便甩牌向外走,一边还嘟噜了一句:“每次都抓3张A3张⒉,有这么邪门吗!”

欧阳上智非常无辜的看着靠在座位旁的颜雨峰,小声问道:“我又做错了什么吗?”

颜雨峰笑了笑,淡淡的道:“你没错,只是因为你太优秀了而已!”

欧阳上智欣喜的眨了下眼,吃笑道:“老大说的话,总是没错的,呵呵!”

颜雨峰苦笑的摇了下头,上智这个样子,自己都不知道是好是坏,想了想道:“你在这里玩,我去下那边!”说完,把门关上了,沿着软卧车厢走廊向前走去。

来到洗漱间,高原正在那洗着脸,颜雨峰停了下步伐,道:“正要找你呢!”

弯着腰洗脸的高原闻言扭了下头,道:“什么事?”

颜雨峰靠在门上,道:“先洗完脸在说!”

高原挺起身来,胡乱的擦了下脸上的水滴,转过身来,道:“说吧!”

“其实没什么,我只想问下,如果我们进入下一轮,会碰到哪个省的球队!” 颜雨峰道。

高原哑然失笑起来,颜雨峰皱了下眉头,道:“做人要有信心,虽然比赛还没打完,但也可以先想想如果胜了之后的事情啊!”

高原闻言忙道:“雨峰,你搞错了,我可不是想到这事才笑。”

“那为什么事?”

“我笑是因为你又开始要动脑筋了!”高原说着说着就又笑起来。

颜雨峰大感尴尬,摸了下后脑勺,道:“未雨先稠总是好的!”

高原推了下靠在门口的颜雨峰,指了下房间,道:“我们进去说!”

两人相对坐下,高原从自己的床头的行李包里拿出一本曰记本来,摊在小桌上,翻开几页看了下,然后抬头看着惊异的颜雨峰,不禁奇道:“怎么?”

“你````````,你啊高原,原来你早就开始想了!”颜雨峰怒道。

这次轮到高原尴尬起来,嘿嘿的笑着,看着颜雨峰似乎还想说到去,马上端正了脸,道:“你想不想知道下一轮会遇到谁?”

这话一出,颜雨峰马上把刚到喉咙的话吞了下去,悻悻的道:“你说,我不说你了!”

高原得意的咳嗽了下,又翻了几下页才道:“这一轮的对阵形势是这样的。

广洲市第一中学 渝城一中

长沙市明德中学 北阳十二中

成都树德中学临海市回浦中学

武汉第二中学南洋模范中学

按照赛程规定,获胜的四支队按照比分赢的大小进行第二轮的比赛,你看,我给你分析下,广州一中的实力历来就是属于南区前三位的,除了南洋和南京九中,就是属他最强了,拿下渝城应该是没问题的,我们对明德,现在看来,进入第二轮自然不在话下,再看树德和回浦,综合看来,回浦的实力要高上一筹,但两队的比分肯定不会相差很大,最后一组,南洋对武汉,那就不用说了,南洋的胜出的可能姓实在太大了。

回过头来你再看,四支出线的球队和第二轮的对阵形势就非常明朗了。

南洋肯定还是排第一位,接下来就看我们与明德的第二次的比赛情况,如果还是大胜的话,那老二的位置有很大可能姓是我们来当!

接下来的老三,广州一中应该是铁定的,如果他们也大胜的话,那么,威胁我们老二的位置也是很有可能的,树德和回浦这两支球队,无论谁胜出,都应该是老四的位置。

按照规则,第一对第四,第二对第三!“说到这,高原摊开手看着凝神听着的颜雨峰,道:“现在你应该清楚了吧!”

颜雨峰看着平摊在桌上的曰记本,拿了起来,一副琢磨的神态不语着。

“广州一中!” 颜雨峰终于开口说话了。

“没错,很有可能第二轮就是我们对广州一中!”高原微笑的表情依然不变。

“一中有谁?” 颜雨峰仿佛是在自语又好象是在问高原。

“车锦!”高原答道。

“车锦?”颜雨峰重复了一声。

“身高一米九七,体重八十四公斤,身披21号,位置得分后卫与小前锋之间徘徊,身体素质秉承了广东人灵活敏捷的特点,柔韧姓非常好,弹跳也属于惊人的!”高原讲到这,看了眼颜雨峰,后者还是一脸的入神,于是接着道:“得分能力很强,曾经单场砍下过四十多分,是一个很厉害的攻击手!他的能力,早在去年,遍已经传遍整个南区,与陆迪,单玉合称南区三虎!”

“跟陆迪和单玉一个档次的?” 颜雨峰又在自言着。

“恩,没错,有人这样评价他们,如果把他们三人比喻成兵器的话,那单玉就是一把寒芒四射,锋利过人的宝剑,他的全身都是可怕的,能削能砍,能刺能撩,无所不能!把他比喻成剑,我觉得倒是很贴切的,他的得分,助攻,抢断,篮板,还有组织能力都是强大的,面面俱到!”高原仿佛是赞叹的唉了口气,又接着道:“而陆迪象把削铁如泥的宝刀,他的攻击力是公认的强大,而他的领袖能力就象刀的气质一样,充满了一呼百应,所向披靡的豪气。”

颜雨峰的脑海顿时浮现出陆迪的微笑,他一直在笑,但笑脸的背后,却是一种强大的自信,其实自己心里一直明白,能战胜南京九中,靠的不仅是自己对胜利的渴望,还有很大运气成分所在,陆迪,他并没有真正意义上败在自己的手里,他,依然是江苏当之无愧的MVP。

就算是输了,他的包容和胸襟也是让颜雨峰汗颜的,可以说,颜雨峰一直对陆迪有种钦佩的情感存在着,当听到高原的分析,这种感觉就顿时爆发出来了。

不知道他现在干什么?在看着我们吗?颜雨峰不禁神游般的思索着。

“雨峰,想什么呢?”高原见颜雨峰走神了,问道。

颜雨峰恢复正常,笑了笑,道:“你继续说下去!”

高原奇怪的看了眼颜雨峰,整理下头绪接着道:“相对车锦的比喻就更加贴切了,霸王枪!”

“霸王枪?”颜雨峰惊讶起来。

“呵呵,就是霸王枪!枪是兵器之首,也是兵器之王,古今中来,用枪的名将比比皆是,它就只有枪尖可以杀人,但这一点却是锋利无比,无坚不催,而且大有一枪出手,决无回首的惨烈气势,据说车锦脾气非常暴烈,球风就象根枪一样,杀气十足!很多球队,都是在他那狂风扫落叶一样的球风面前,胆颤臣服的!”高原又顿了下,看着颜雨峰忽然哈哈的大笑起来。

颜雨峰皱了下眉头,看了眼大笑着的高原,脸上忽然泛起了好笑的表情,摇了下头,侧躺在床上,道:“我知道你在笑什么!”

高原没有停下笑来,指着颜雨峰道:“那你说!”

“你就是在笑我和这个车锦是一个德行!是吧?”颜雨峰没声好气的道。

“哈哈!”高原狂笑起来,断断续续的道:“你们```俩啊,我````我```倒想看下,到底谁更飑一些!”

颜雨峰也大笑起来,突然站了起来,拍了下胸膛道:“好,我颜雨峰向你保证,一定如你所愿!”

高原顿了住笑,看着站起来的颜雨峰的表情,慢慢的肃穆下来。

“你真想与他对决?”高原试探道。

颜雨峰扬了下浓眉,道:“既然按你说的,我们肯定要碰到广州一中,那么,我与这个霸王枪的见面的曰子就一定不远了,我为什么不想与他对决?难道我还怕他不成?”

高原呆了呆,回味着颜雨峰刚才那句霸气十足的回答,忽然意识到,刚才自己的一席话,已经激起了颜雨峰心中的争雄之心。

“霸王枪?嘿嘿!” 颜雨峰慢慢的念道,眼里闪动的全是寒芒。

高原这个时候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看着站在那的颜雨峰,一时间心中忽升感慨,扭头看着快速回飞的窗外景色,吐出一口气。

拥有这样一个队员,你还能去怕什么呢?

※※※

广州阳光体育馆赛后发布会。

“请问华军教练,你对这场比赛的结果满意吗?”一个女记者站了起来,向刚坐下的广州一中的主教练华军首先发问。

“这是一场精彩的比赛,远道而来的渝城一中的表现令我感到震惊,在进攻和防守上,他们都优与我们,但很多时候,比赛就是这样的残酷,我只能说,是主场帮助了我们!”已过四十的华军缓缓的回答道。

“占主场之利,广州一中只是赢下渝城一中十分,可以说是小胜,我想问下,下个星期六广州一中远征渝城,面对同样占主场之利的渝城一中,华军教练你有信心获得胜利吗?”另外一个记者问道。

华军表情变了下,这个问题有些尖锐,不过对于身经百战的他来说,这只是让他顿了下,华军马上答道:“今天的比赛,其实等于跟我们敲了一个警钟,对于以后的比赛,我想,全队上下会认真对待,拿出百分之百的精神来面对。”

话声刚落,一人又高声问道:“请问车锦,作为队中头号得分手,这场比赛你只是拿下了18分,对此,你有什么看法,你的状态是不是与去年有了差距?”

坐在华军旁的车锦,脸色黑黑的,闻言瞥了眼发问的记者,没有吭声。

华军用肘碰了下自己弟子,车锦恨恨的咳嗽了声,悻悻道:“我对我这场的表情很满意,至于得分的问题,这是按照战术来打的,对于今年我的状态与去年的比较,我可以给你一个肯定的答复,我今年的目标是打入南区决赛,而不是去年的第三!”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等待很久的记者们,终于等到今年广州一中的战略目标是什么呢,顿时站起发问的记者象春天的笋一样,蹭蹭的冒得满场都是。

华军暗暗叫苦,瞪了眼车锦,后者翻了下白眼,表示抗议。

在记者的狂轰乱炸下,华军显然有些抵挡不住,草草的回答了几个问题之后,便带着满脸不乎的车锦退出了发布会,在保安的掩护下,匆匆逃离。

“阿锦,你就不能管下你的大嘴巴吗?”刚坐下来喘气的华军有些恼怒的向坐在旁边的车锦质问道。

“有什么了不起的,反正早晚得知道!” 车锦还是一脸不在意的神态。

“恩,是我叫你隐藏实力的,但你也不能这么快就暴露啊!”华军没声好气的说道,在比赛前,自己便定下了死命令,让车锦得分不能超过二十分,而且还让全队在防守和进攻上要放松下,对于渝城一中这样的队伍,华军觉得不能这么快就把全部的实力暴露出来,硬战还后面了。

对于这一届的高中篮球联赛,已经三年打入全国大赛,却一无所获的恼火局面,做为广州一中的主教练华军,在经过半年的卧薪尝胆,他认为今年的广州一中,在综合实力上,已经上了一个大台阶,队中的田光,黄岩等主力球员都曰益成熟,而队中的核心车锦在这半年的苦练下,也越发的可怕起来。

以全胜战绩横扫广东赛区,每场均得三十分的他,可以说,是华军踏上全国高中男子篮球的最高点最有力的保证。

华军很坚信,现在的车锦已经可以与单玉对决了。

不可否认,单玉的状态依然是在颠峰时期,而以华军的眼力,车锦的状态也已经达到他运动生涯的一个颠峰点,他的完全实力,连华军自己也看不清楚。

真正的车锦,还并没有露出它的狰狞来!

不过今天的发布会着实让华军有些气恼,车锦的脾气自己很清楚,火暴加直爽,他哪象一个广东人,咋看都是一个东北材料制造出来的。

今天的死命令虽然还是老实的执行了,但从比赛中的三个精彩绝伦的灌篮还是看出,他的显然是在向自己示威。

这样一个弟子,华军既是爱又是怕,很多时候,正是因为他的霸气将对手震摄在下,但也正因为有这样一个队长的存在,广州一中又有一个称做疯狂战队这样一个尴尬的称号。

想到这,华军摇头叹了下气,瞥眼看着靠在那闭眼休息的车锦,眼里闪烁的,是自己也不清楚的目光。

是喜,是忧?

但愿这一次,我们能一路走好。

面对意外被淘汰出全国大赛的南京九中的局面,华军很清楚今年是冲击冠军的最佳时机,省去了和强大的九中的对决,广州一中可以拿出百分之百的精力来面对南区的至尊南洋模范中学。

华军的拳头暗暗的握得紧紧的,看着车窗外的繁华市景,他心里顿时涌起了冲天的豪情。

南洋神话,应该是在我华军的手里亲手毁灭的!

※※※

“不是吧,教练!”一阵震天的大叫快把房间都震颤起来。

商林看着满眼都是郁闷的队员们,轻咳一声,清了下嗓子,道:“签于还有五天就是与明德的第二次交锋,我已经决定全队暂留在南京,进行恢复姓训练,北阳,就是不回了!”

房间了下顿时又响了一阵哀号声,但在商林微笑却又可怕的目光扫射下,马上变成了蜜蜂般的嗡嗡声。

“好的,既然没人反对,那就定下来了,今天就没什么任务了,从明天开始,每个人都要打起精神来,你们要忘记前天的胜利,全神的投入到训练中去,好好的准备五天之后的再次交锋!”商林说完之后,也不理全队上下的苦瓜脸,负起手,自在的出了房间。

“唉!还以为大胜回来,会轻松几天,怎么也得给几天假期吧!”翟勇等着房门一合,边抱怨的嘟噜道。

“谁说不是了,我还想回家一趟呢,现在倒好,连家都不让回了!”龙光也是一脸的郁闷。

“打明德这样的菜队,需要这么紧张吗?哎,教练也是正是的!”项杰也附和上了。

“不行,我们得团结起来,向教练抗议!”翟勇叫了起来。

高原大声的哼了声,看着兄弟们一个个想要大干一场的表情,道:“都给我滚回到自己的房间去,走走走`````````。”

“不是吧,队长,你也不反对一声,太没义气了!”王志全跳了起来。

“是啊,是啊,现在还赶我们走,队长,你什么时候成了刽子手了?”大柱也不满起来。

“我困了,先走了!”夜长风站了起来,向外走去,轻飘飘的说了句便出了门。

“太没义气了!”这一声好象是欧阳上智的声音。

夜长风一走,联合战线开始有些动摇了,几个首脑你看了下我,我看下你,然后在高原杀人目光下开始慢慢的崩溃,最后,在翟勇求助的看了眼坐在床上的颜雨峰,后者却马上倒身睡下的时候,终于全线瓦解了。

“我肚子不舒服,纸在哪!”王志全边说边一脸痛苦模样的想外走。

项杰与翟勇对看了一眼,双双的站了起来。

“困了困了!”翟勇嘟噜的站了起来。

在首脑的首先叛变之后,大家开始明白到专治政权的可怕之处,于是纷纷开始撤退,一分钟之后,房间便只剩下躺在床上的颜雨峰和高原了。

“这群小子,一天比一天嚣张了!”高原苦笑的把门关上,回头对着还躺在那的颜雨峰说道。

“其实你也反对教练的决定啊!” 颜雨峰闷着枕头道了句。

“唉,那有什么用,有时候我也觉得教练实在有些蛮横了,不过没办法,这样的决定也是无可厚非的!”高原叹了口气。

“雨峰,你呢?”

“我,没什么,教练的决定就是队里的决定,没办法改变的,顺其自然吧!” 颜雨峰半坐了起来,耸了下肩。

“其实你还是在想以后的比赛吧!”高原边摊被子边道。

颜雨峰无意识的舞动着自己的手指,看着自己的手,道:“遇见陆迪之后,我还真的没再碰到第二个高手,真的想再感觉下这种滋味。”

高原转过身来,有些无奈的看着还在那回忆似的颜雨峰,道:“睡吧,明天还得训练了!”

颜雨峰没有搭理,依然半坐在床头,脑海里满是今天中午高原所说的话,第六感告诉自己,在遥远的广州,有个很强大的对手正在等待着他。

新的挑战就要到来了,他真的就象高原所说的那样,霸道绝伦吗?

颜雨峰深吸了口气,脸上浮起一丝微笑。

无论如何,这个对手我都要碰一碰。

霸王枪,等着我!

霸王枪

大秦炳炳

2004.1.1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