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爱去小说网 > 女生言情 > 大小姐的贴身家教 >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月下学宫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月下学宫

王庸没有过多询问,这个少女身上有着太多的匪夷所思,或许她真的能够找到一处躲避风雪的地方也说不定。

两人的速度都不算慢,一路奔行,直往西北。

少女似乎明白王庸心意,带路的时候会刻意避开人烟聚居地,这让王庸心中不由生出一种奇怪感觉,假如真有这样一个侍女倒也蛮不错。

不过王庸也就是想想,万万不敢真做。一个宣扬平等中正思想的国学大师,竟然收未成年女孩当侍女,这要是传出去绝对会轰动世界。届时王庸一切努力就白费了。

“还没到吗?奴儿。”快两个小时了,两人还是在雪岭里转悠,王庸忍不住问道。

“快了。”少女只是这样回答。

要不是看少女表情始终淡定,王庸绝对怀疑少女其实早就忘了道路。

夜色沉沉袭来,风雪也开始稀稀疏疏的飘洒,不出半个小时就会演变成一场肆虐高原的大雪。

冰天雪地里,如果找不到一个躲避的地方,被大雪深埋还是小事,怕是会直接冻死在这里。

“找到了!”少女忽然止住脚步,指着一个雪峰下面的深渊说道。

王庸上前一步,轻轻扫一眼深渊。

深不见底,根本看不见底下是什么。这里会有躲避的地方?

少女没开玩笑吧?

簌簌,一团雪被王庸脚尖踢动,跌入深渊。

直至很久都没传回跌落之声,王庸不由眉头皱了起来。

“奴儿,你确定没错?”

少女郑重点点头:“就在下面。”

王庸转身就走:“暴雪来临还有一点时间,应该还能找到一个山坳之类的地方。至于你说的这儿,还是不要拿自己性命开玩笑了。”

只是王庸走了十几米,却见少女根本没有跟来。

王庸诧异的转头看去,然后表情骤变。

少女竟然不见了!

“她不会真的跳下去了吧?”王庸大骇。

快步返回深渊前朝下看去,只见深渊里雪雾莽莽,哪里有少女身影了?

“主人,这里!”

王庸正焦急间,却听下面传来一个声音,赫然是少女。

少女却是站在深渊一处伸出在外的崖壁上,距离也就十多米,正冲王庸招手。

这处崖壁约莫一个台阶大小,在大雪覆盖的深渊中哪怕仔细查看也休想找到。可见少女并非信口雌黄,她是真的记得路径。

“难道真的有一处遗迹不成?”王庸心思浮动。

“主人,下来啊!”少女冲王庸喊着,然后纵身又是一跃。

青色身影如一只坠落山涧的莺鸟,坠落到十几米的高度时候戛然而止。

少女却是再次稳稳站在了第二个台阶之上。

“果然是刻意开凿出来的阶梯!”王庸心中登时了然。

于是嗖一声跃下,双掌连续在深渊崖壁之上拍打,减缓下落的速度。

噗,王庸准确落在第一处台阶。

从脚下传来的震感判断,这台阶修建的极为坚实,并不会因为急速坠落而坍塌。

“主人,来啊!”少女深怕王庸记不得下一个台阶的具体方位,所以一直等待王庸。

“来了。”

王庸深吸一口气,嗖一声连续下落。

两人一前一后如两片从天空飘落渊底的雪花,逐渐落入深渊。

总共跳了十一处台阶,王庸终于踩到了深渊的地面之上。按照每一处台阶十四五米的距离估算,这个深渊至少有150米高。

少女落地之后没有停留,而是熟门熟路径自往深渊内部走去。

王庸默然跟在身后。

渊底虽然昏暗,但是借助皑皑白雪的反光仍旧可以约略看清一些情况。

少女引领的这条路,赫然是一条人工开凿出来的道路。底下是坚硬的青石铺就,结满了冰渣,一直延伸到崖壁的最深处。

两侧隐约能够看见一些夸张的图形符号,甚至还有摆放长明灯的灯台。

莫非是某位历史人物的古墓?

王庸怀着这个疑问前行,当来到一处石门前面之时,忽然整个人愣住。

石门上方刻着四个字,将王庸古墓的猜测彻底打碎。

月下学宫。

这里,竟然是一座学宫!

“月下学宫?我怎么对这样一所学宫毫无印象?藏地高原好像也没有什么类似的遗迹,这个学宫却是大有古怪啊!”王庸喃喃自语。

下意识就要伸手推开石门。

而少女看见王庸动作,不由惊声提醒:“主人小心!”

王庸还没反应过来,忽然就整个人轰隆一下子怔住,眼神木然,好像失去了意识。

深深嵌入石壁的“月下学宫”四个字闪烁着妖异血色,如一双眼睛死死盯住王庸,恍若将王庸神魂全都收走了一般。

少女看一眼四个字,小嘴微微撅起:“哼!还是这种把戏!上次主人来的时候只是一声冷哼就破了你这幻境,这次肯定更快!”

可接下来却让少女失望了。

一分钟,两分钟……

几万个冷哼的时间都悄然过去,王庸兀自表情茫然,没有醒来。

少女终于着急起来,可却徒然心焦,帮不上一点忙。

………………………………

“我这是在哪?”王庸眼前景色骤然一变,整个人出现在中土某处茶馆里。

茶馆无论是建筑还是陈设,又或者里面人的穿着,全都是典型的明式风格。

王庸低头看一眼自己,脚下一双方头鞋,身上直裰、襕衫、行衣,除了少一顶**一统帽,其余的全都是明时标准的书生打扮。

自己这是穿越了?

正怀疑间,却听“自己”竟然开口说话了:“小二,最近可有什么趣闻,说来听听。”

王庸一愣。这句话可不是他说的,他刚才正纳闷身处何方,根本没有说话的念头。

那么这句话又到底是谁说的?

正疑惑间,小二已经开始讲述起寻常听来的各种见闻。

而明式衣冠的“王庸”此刻也一副听得津津有味的模样,时不时点头赞叹,又时不时举杯斟饮,还间或喊一声“好”。

这些举动,却统统不是王庸所作的。

好像王庸只是附身在这个书生身上的一抹魂光,有自己的念头,但是并不能影响这个书生的举动。

“我明白了!”王庸豁然开朗。“又是拳意精神营造的幻境!跟王吾那一次一样!只不过这回略微不同的是,我不再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观看了,而是直接附身在了主角的身上。不知道这对我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王主事,最近可曾又对着竹子相思?”这时,一个似乎跟书生相熟的人走来,戏虐的打招呼道。

“主事?这个书生竟然是有官职在身的。明朝时期各部下设诸多主事,是正六品的官职,不大不小。可是有官职在身竟然不穿朱子深衣,这就有些让人不解了。”神魂状态的王庸摇摇头。

这时却听书生一本正经反驳:“才仁兄台此言差矣,我那不是对着竹子相思,而是格物致知。”

“那王主事可曾格出什么道理?”

书生遗憾的叹口气:“未曾。所以我现在对格物致知四字大有怀疑,我认为格物致知反倒是落了下乘,真正上乘的应该是知行合一。空对着某件东西思索道理是想不出什么的,只有思考与行动二者合一,才能真正做到无善无恶的天人境界。”

“啧啧,王主事我看你不应该做一个小小的清吏司主事,你应该学朱子著书立说,未来也成为一位‘子’。”那人言语间满满讽刺。

只可惜书生似乎完全听不出对方的嘲讽,而是深感赞同的道:“兄台所言甚是。”

“哈哈哈哈,我看王主事你是疯了吧!”

茶馆里不少人哄笑。

只有书生一脸的认真,仿佛真的在思索未来成为“子”之后的事情。

轰!

王庸如遭雷击,整个魂光都僵在原地。

从刚才的那段对话里,王庸赫然听出了这位备受嘲讽的书生到底是何方神圣!

王阳明!

也就是王庸那位五百年前的王家老祖宗!

清吏司主事、对着竹子格物、提出知行合一,无不是王阳明曾经做过的事情。

而且王庸对于书生身为官员却不穿朱子深衣的原因也明白过来,王阳明的理念跟朱熹不合,王阳明怎么愿意穿朱熹发明的那套衣服?

“我怎么会来到王阳明的精神世界?难道月下学宫其实是王阳明建立的?所以我触碰学宫石门之时,引发了上面的王阳明残念侵蚀,导致我被拉入了王阳明的残念世界里?”王庸惊魂不定的想着。

“这位先生的理念听着新鲜,可否说给小女子细听?”这时,残念世界里一个美丽到令人窒息的女子缓缓走来,坐在了王阳明对面。爱去小说网∷∷WWW.IQUxs.com

王阳明看一眼女子,双眼蓦然迸发一抹精光,随即敛去。

“大爷心情不太好,你还是不要招惹大爷的好。”王阳明面对女子的容颜毫不动心,而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

女子眉间闪过一丝惊讶,却不动声色道:“我要是执意招惹大爷怎么办?”

王阳明拿起桌上一根竹筷,轻轻在桌面划着,顷刻间写就一个“杀”字。

虽然是蘸着茶水写成,可仍旧难掩这一字之中的凛凛杀机。王庸魂光都被这个杀字刺激的有些不稳,飘摇不定。

“天下精魅尽可诛之!”王阳明回答。

女子嘴角微微翘起,浮现一抹戏虐笑容:“就怕你没有这个本事!小女子不才,也成立了一所学宫,你可敢跟我走一趟,燮理阴阳,生死论道?”

王阳明不屑冷笑:“区区精魅也敢仿效圣人成立学宫!更别谈什么燮理阴阳、论道生死了!我就去一趟,把你的伪学淫祠打个稀巴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