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爱去小说网 > 女生言情 > 公诉先锋 > 第二百九十章 即将岗位调离

第二百九十章 即将岗位调离

“谁下来?你们值班领导?”

张睿明有些奇怪,听这黄毅口气,今天自己过来检举方晓阮等娱乐圈黑幕的事,看来他们局里是早有准备了。而现在黄毅说的这个会给自己答复的人,想必应该就是他们局领导了。

“不,这个人你认识,张检你是市检的科长,我没资格教训你什么,但作为与你有过一点接触的人来说,还是想提醒你两句,我敬佩你的为人,可惜……算了,还请张检再等一下吧,人马上下来。”

黄毅说这话时,脸色和缓许多,也有了人色,一边说一边眼睛不住的往着门外,似乎在等着什么人的到来,张睿明倒既来之则安之,既然对方是有备而来,那干脆就坐下来好好等着,看到底是什么人物有资格来教训自己。

想到这,张睿明干脆静下心,坐在黄毅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喝了一口冷了的茶水,一边也留心听着外面动静。

没多久,只听门外走廊上传来了两个人的脚步声,同时一个张睿明熟悉无比的声音响了起来。短短的三个字,却让他浑身一颤。←爱去小说网←www.Iquxs.com

“是这里?他人来了?”那个声音在门外简短的问道。

旁边似乎有一个人应了一下,于是,那两个脚步就在这稽查二科的门外站定,接着,响起了两下轻轻的敲门声。

那黄毅早有准备,本就起身候在门边,此时见敲门声响起,几乎是没间隙一般,就一把拉开了木门。

两个身影迈步走了进来,张睿明瞳孔也随之猛的一下收缩。

只见津港市检检察长,张睿明的单位一把手,陆斌正在税务局陈局长陪同下,走进了黄毅的办公室。

张睿明几乎是下意识的站了起来,他一下有点恍惚,完全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陆斌。此时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刚爬出围墙没多久,就被典狱长抓了个正着的逃犯,一下子居然有点手足无措起来。

“张检,我先前就说了我们陈局在开会,刚好是和你们市检察院开的今年的预防经济犯罪联席会议,你们老板刚刚就在我们楼上办公室,所以我才让你等一等,毕竟……有些事,让你们老板向你解答,更为合适。”

可能是有外人在场,陆斌脸上笑容依旧,此时向张睿明投来的目光十分复杂,眉目弯挑,明明一双眉目里笑意盈盈,目光却又透着一丝严厉。

“睿明,这么巧?你刚好在这最好,你事忙完没?忙完和我一起走吧,刚好有些工作要和你谈。”

“额……陆检,我这边……差不多了……”张睿明看了一眼旁边的黄毅,这位稽查科长脸上满是送走麻烦后的轻松,看来自己强留在这里也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了,他心里一沉,这一切看来都是共通的,自己今天会来税务局这件事,在吴楷明、陆斌那里,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也是,自己现在孤身一人,对抗这么强大的势力,手里能打出的牌微乎极微,任人随便一猜,就能算出自己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来。

而现在这个情况来看,可能是最危险的局面,他所面对吴楷明、井才良这一方,很可能在对付自己这一点上,与方晓阮、冯彬彬她们达成了共识,而现在,陆斌找自己所要谈的……基本不会是什么好事了。

心里的担忧与疑虑,让张睿明心里一慌,接着便有些失态的在众人面前向陆斌问道:“……不知道陆检要找我谈什么?”

听张睿明如此一问,陆斌也是微微一蹙眉,但他很快直接回答道。

“我要和你谈谈你工作调整的事。”

张睿明头皮一麻,果然!难道是要对自己动手了!?

此时,无数种可能在他脑海中浮现,但此时毕竟还是在别人地盘,他想了想,只能向在众人面前等着自己答复的陆斌点了点头。

“……好,听从陆检安排,我跟陆检一起走。”

陆斌不置可否的一笑,没再理会张睿明,迈步向外走去,张睿明跟在他身后两步的位置,而陈局长和黄毅将两人送到大厅门外,直送到车前,陆斌才转身向黄毅和那位陈局道了声谢,双方握手告别。

张睿明神情麻木的跟着握手告别,然后坐在了陆斌的A6的后排,车门关上后,他心里情绪四起,身旁的陆斌自上车后更是一言不发。

只是向司机吩咐道。

“到市图书馆。”

…………

在津港市图书馆门口,望着那闪耀着银灰色光芒的巨大圆贝型拱顶,张睿明神思游到了一年以前,同样是在这个地方,当时在办理津药化工案中,频频受阻的自己,也是在这里,同陆斌进行了一场深入内心的交流。

当时,陆斌借着那副马

远的《梅石溪凫图》教给他春天的寒冬腊梅是不合时宜、有悖于大局的怪异之物的道理。

可惜,张睿明在那个时候就没太听得进去,一样固执的办下了津药化工案,将王英雄绳之以法,可最后结果,虽然净化了荆沙河,保住了津港的上游水源地,可是却开罪了市领导蒲任,背上了影响民营经济发展的骂名……于公,张睿明大义凛然,于私,实在不算是一个好的结局。

而今天,陆斌又将自己带到这个地方来。难道是想提醒自己,上次的惨痛教训,还不够令自己改变吗?

张睿明忐忑的跟着陆斌往图书馆里面走,同上次一样,陆斌走在前面,漫步四顾,神情不悲不喜,看不出想法来。张睿明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心里琢磨着刚刚陆斌所说的“调整”,到底是准备把自己怎么调?

张睿明想到,不久前,他与王抱一顶着巨大压力,决意死战的揭露影视圈黑幕时,陆斌曾经向他抛出过一个诱人的橄榄枝。

当时,只要张睿明答应将南回柱损毁案的期限用尽,程序走的稍微“慢一点”。他就推荐张睿明在下次职务调整时,任津港市市检察院的公诉科科长。这个位置对于老同志,可能是一个刀山火海的艰辛之路,但对于能力强,年纪适当、又有进取心的张睿明来说,却是一个能进入检委会的好机会,也算是暗升了半级。

可是,他那刚正不阿的性子,一听出陆斌有偏向于冯彬彬、方晓阮的想法后,立马就拒绝了这位一把手的承诺,反而在后面方晓阮的私宴上,当着陆斌的面,与这些影视圈的巨鳄,撕破脸皮。完全不顾自身的政治前途。

张睿明现在想起来,陆斌那时起,应该就对自己有了提防,而今天,突然出现在税务局办公室,拦下要实名举报的自己,看来,这次的调整,注定是一个悲惨的结局了。

“睿明啊,你觉得我一直以来,对你怎么样?”

正在一边漫步欣赏画作的陆斌,突然冷不丁的问了一句,张睿明在他身后,还没做好什么准备,赶紧答道:“陆检一直以来都对我颇为照顾,将我从宁丽县调出来,又让我负责公益诉讼这一块,这一切,我都非常感谢陆检,十分感激陆检对我的栽培。”

张睿明这番话倒不是有意奉承,确实是他的真实情感,陆斌曾经把他从偏僻的宁丽县检察院带到市检来,又给了他公益诉讼这个舞台,包括在“毒跑道”案中,面对吴楷明等人的栽赃陷害,也是陆斌力保下,才能顺利化险为夷,甚至还趁着机会,去省检转了一圈。陆斌曾经为自己做过的这一切,张睿明心里怎么不会明白。

所以,过去在遇到困难险阻时,他都会第一时间想起这位温煦儒雅的老检察长,希望得到他的支持,也靠着陆斌的援手,张睿明淌过了太多的曲折。

但现在这段风波中,在陆斌的私利与张睿明所追求的公益发生矛盾时,这过去曾经和谐美好的“将帅和”,现在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陆斌此时问完这一句后,半响没有说话,他继续慢慢踱步,张睿明不紧不慢的在后面跟着。最后,陆斌在一副画面前,站定了脚步,深邃的目光投向了那幅画作上,久久不曾移开。

这幅画就是那幅,他曾经带着张睿明欣赏过的,马远的《梅石溪凫图》。

张睿明望着这幅感慨良多的画作,眼睛一下有些不敢直视,他一直在问自己,难道自己做错了吗?难道自己一心追求公益公正,这也有错。既然自己没错,可为何,一想到陆斌将这春日寒梅比作自己时,就心里隐隐的感到不悦,就像是有个小疙瘩,一直哽在那里,让自己不得舒服。

“这画,你还记得罢?”

“我当然记得,当时陆检还以此画教导过我。我受益匪浅……”

“受益匪浅?”

张睿明恭敬的态度,反而此时惹得陆斌莫名笑了起来,“我并没看到你从中领会过什么啊……”

陆斌这下笑的,在这空荡的画廊展厅里,显得有点突兀,但张睿明只能跟着干瘪的笑了两句。

“有的,陆检,我真的学到了很多,津药化工案……算了,总之,我是真心想办好案子而已。”

陆斌一下止住笑,转身望着张睿明的眼睛,定定的望着他道:“哦,这我信,可惜有时,方向错了,再努力也只是错的更远而已。我一直以来,都是要你做“聪明事”,你有听过我吗?”

张睿明听到这里,一时不知怎么回答,只能沉默不语。

“这次的事件,从最开始,我就怎么和你说的?这次的南回柱案子,明显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张圣杰他们市里的相关部门,不想趟这趟浑水,躲在我们市检后面。而你却又在没向组织汇报前,就私自串通社会闲散人员,主动把这起引起全国关

注的“南回柱损毁案”揽在身上,而你面对的对手,甚至是整个影视圈,你当时有没有考虑过,要是办不下来怎么办?”

说到这里,张睿明回头来看,确实也有些后怕,可当时在正义感的驱使下,他一时就什么都顾不上了,直愣愣的抱着王抱一给的材料就冲进了这场黑幕重重的硝烟之中,而且在背后给予他莫大信心支持的还有王抱一这位陆斌口中的“社会闲散人员”。

“陆检……这个,我没提前向组织汇报,这是我的错,可当时情况特殊,这整个事件关系重大,我不能去轻信任何人,毕竟我们南回柱这起案子,与这影视圈黑幕之间,也是有关联的……而且,王抱一毕竟也是前中视著名主持人,也是公众人物,不是什么“社会闲散人员”……”

“你还顶嘴?你想想看,人家现在得名得利,一帆顺风的,你呢?你能得到什么好处?还是你从他那拿了什么好处!?”

见陆斌问的敏感,张睿明站直道:“这个绝对没有,陆检,请您放心,睿明这么多年的法律从业经历,这点风险意识还是有的,绝对没有任何违纪违法的情况在里面。”

“呵,没有?没有最好!我告诉你,人家方晓阮的举报信早就寄到我们市检纪委这边来了,说你在这次的事件中,有利益输送的情况在里面!”

张睿明听到前面,心里一跳,但他随即想到,应该就是王抱一直播前天,自己与方晓阮狭路相逢时,他举得自己父亲那幅《南回难》拍出4倍溢价的事,可当时,方晓阮的这一招,在吴楷明的提醒下,自己已经通过改变拍卖产权人,躲过去了啊。

想到这,张睿明刚想分辨,陆斌就赶在他之前,径直答道:“你也不用解释了,当时,我就在内部把这个压下去了……我在这提一句,是想提醒你,你面对的可不是什么小人物,对你使绊子都是小事,万一被他们抓住什么大的把柄了呢?万一这次王抱一没有斗赢他们呢?再退一万步将,毕竟你还是有单位的,有“和尚庙”在这里的。如果人家真记仇了,要咬死你,你等躲哪里去?而且,如果你被整倒了,这一切后果,会不会影响我们市检?会不会影响检察官这一份职业?你想过这些没有?”

被陆斌严肃话语中的丝丝温情所打动,张睿明心里的敌对情绪缓和了一些,他低头诚恳道歉道:“这次事件,是我想的不周,没有及时汇报,也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份,盲目独行,这些都是我错了,接受领导批评。”

陆斌见有了效果,此时不依不饶道。

“批评?你以为批评就完事了?你在这次的风暴中,根本没意识到情况有多复杂,也没意识到你到底引来了什么样的一场狂风暴雨。我上次就说了,你一心想通过公益诉讼去修复南回柱,这就是正中张圣杰下怀,他刚好让我们市检去顶雷,背黑锅!所以我几次提醒你,要你把这个、这个……程序拖慢点,后面也不让你接受南回柱这个案子,就是……为了保护你,保护我们市检,可你不懂事!还一心只想着搞案子、搞案子,有些事情不是你个人能搞下来的!”

见陆斌把当时他暗示自己拖慢程序,给方晓阮他们资金逃脱时间的事,现在居然说成是“站在大局角度,为了保护自己”。张睿明心里不由泛起层层沉渣,但碍于领导面子,此时也不好揭破,只是委屈,又带着点点骄傲的辩解道:“……谢谢陆检关心,可是……这个南回柱损毁案,现在还是顺利完成了,最后我也让冯彬彬她们付出了应付的代价,拿回了两亿的修复款……就陆检您刚刚说“这不是我个人能搞定的”这一句来说……我不赞同。”

陆斌见张睿明嘴硬,脸上眉头皱成一个“川”字形。他低吼道:“你还好意思说?我最生气的就是这一点!在这次的南回柱案子,先不说庭审、评估损失、鉴定这些个复杂的环节,当就是如何搞定冯彬彬她们,就相当麻烦,当时我以为你办不下来,就会知难而退。可我没想到,你居然为了这个案子,偷偷摸摸去联系吴楷明?然后运用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去逼迫对方让步,这些无良律师的灰色手段,你居然还敢用!?你这个问题,早在毒跑道案子中,高副检察长他们就提醒过你,你居然还不改!偷偷摸摸用这些手法,你到底想干什么!?”

张睿明听到这里,知道陆斌终于说到正题上来了,他最想问的,最生气的点,和方晓阮他们一样,都是忌惮着王抱一曾经给自己那沓关键的合同证据。那是能颠覆无数人财路的致命把柄,虽然现在那沓证据已经不在了,可今天自己去税务局举报的这番举动,无疑又一次挑动了那些人的敏感神经。

没猜错的话,陆斌接下来,就要说自己今天去税务局的事了。

张睿明刚猜想完,居然就马上应验,陆斌话锋一转,此时,眼神一撇,厉声逼问张睿明道。

“今天,你又偷偷跑到税务局去,你还想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第五卷《狙击影后》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