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爱去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影侯 > 第0735章 一场解惑一场愁

第0735章 一场解惑一场愁

『3¥3小说网更新最快→』﹃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世间有很多事,是巧合,但如果有了太多的事,碰巧在一起,那么就是故意的了。

有很多的事情我们说不清楚我们可能就那样,凭借着自己的主观臆想,做了很多的决定。

靠近燕王府的酒楼里面方中愈如今正在津津有味的看着台上的戏曲

对于这样把她之前的故事搬上戏台,方中愈并没有太大的意见,在这个时代版权这个东西界限还不太明显,虽然之前他也在不断的提倡这种说法,可毕竟做起来非常的困难,所以也有人改变他的画本,然后变成戏曲,他也是非常高兴的,并且鼓励这种行为

有太多的事情说不清楚,可也有太多的事情容易解释得清楚,方中愈现在要做的就是慢慢的把自己从整个事情中摘出来,然后从宏观的角度看着这所有发生的一切。

没有人来提醒方中愈有时间就要到了,对于燕王的宴会,方中愈自己不去,谁也没有办法去劝,就算是他的手下人知道这件事情也不会过多的说。

一曲终了,银幕落下,方中愈和其他人一样,掏出自己的银子叹赏。

和大家一样,方中愈这个时候只是一个看客,他只是在欣赏这一部作品。

和后世记忆中电视剧的差别还是很大的,但至少这个时候,人们还是在想办法,用仅有的舞台效果来表现出他们所能想到的效果,虽然方方中愈知道这还远远达不到那个效果,但他们努力了,他们拼搏了,他们在这个时候用自己的想象力把那个故事简单的讲述了一遍,虽然差的还很远。

不过对于大明的百姓,这已经足够了,大明白,心里想要看的就是这些,简简单单的猴王出世。

事情不能往复杂的去分析,一分析的话,总是会出现更多这样的事情,酒楼里依然热闹,新的故事又在不断的上演,方中愈也就依然没有起身离开的意思,这个时候他突然想起来了,也许连王朱棣这个时候要等急了吧。

酒楼里的喧嚣并没有打断方中愈的思绪,其他人也没有靠近这位京师里如日中天的红人,小方大人。

就算是平时想要套近乎的人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抗上来,他们都知道方中愈对于百姓们还是很亲近的,就算是有人有事也只会在关键的时刻或者说特殊时间段去找方中愈,不会是在这个时候。

这才是真正的大明生活呀,百姓们在结束了一天的忙碌,我是流完之后,我会在这里选择放松一下,虽然女子的数目不多,但毕竟还是有的。

楼上的雅间会给他们创造一个比较安静恰当的环境。

百姓要做的就是拿钱出来,事情做好。

远在北方的驸马爷梅殷,魏国公,徐辉祖,大将军盛庸,如今正在准备着第一次的对外战争,大规模的,虽然他们没有对外宣布,也没有向朝廷这边过多的透露消息,但是他们已经在不断的做着准备了,之前小规模的冲突一直在爆发,草原上的部落如今也在积蓄着力量,他们只想冬天就要来了,这个时候如果不在抢劫一番,恐怕自己的日子将会更难过了。

这两年他们想了很多的方法,就是要到大明这边来打听消息,甚至是还不断的派人过来,只是他们没有想到的事,就算是派的人过来,也找不到一些消息,或者说那些人都无缘无故的消失了。

他们也曾怀疑是大明朝进这边的人对他们进行了封杀,或者说只要是异族人出现,都被杀掉了,可是后来却经说商人们还是能够走南行北。

所以草原部落上的这些人心里都有些害怕,到底是什么情况?

经历过整编的北方边军,如今编制是新的编制,竹匠手下都有一帮参谋,甚至是兵部尚书茹瑺引导的训导官。

也就是说,有一大部分人对整个战争在负责任,所以风险较大,是没有人会同意主将做主打仗的。

但是手底下的将军们还是会抽机会去大大小小的战争,这一点还是非常重要的。

毕竟事情还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他们还是那样遮遮掩掩的话恐怕早就把当初平叛战争打出来的事情,一次次的消磨光了。

如今他们方中愈可以放心的打一仗,当然这是那些将军的想法,毕竟都豆腐这边还没有明确的命令下来,就算是驸马也没因为国公徐辉者彼此都有着都督府的重任,如今还是要把这件事情通告一下。

“少爷,燕王府那边没人,催了两遍了。”

前来传话的是方以,方良现在事情是越来越多,主管的东西也越来越多,有些事情需要他自己亲自去处理,所以特意在家生子里面挑选了一个比较坚定的陪在方中愈身边。

实在是熬不住夜王府管家一次又一次的来问,最后方怡才在方中愈结束了,看戏之后,来到了方中愈你身边,把这些事情告诉他,其实在他之前的打算之中,不管用安抚来多少次,他都不会去打扰公子的雅兴的,可是老管家一次又一次的来说,他实在是抹不开这个面子,毕竟他的年纪还小,在这种场合还是没有之前方量处理的老道。

要是方良,这个时候在的话恐怕就一句话,我家少爷正在看戏,没时间。

这句话就可以让老管家回去复命了,毕竟燕王朱棣的脾气,就算是方中愈,说这样的话也没有人敢说什么,燕王朱棣自己也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

“额,既然如此,那就走吧。”

戏也看过了,赏钱也给了,方中愈觉得今天一天还不错,所以就离开了酒楼向燕王府走去。

老管家看着方方中愈出来了,很是高兴,在旁边一直引导着,这里离燕王府并不远,也就是说其实方中域之前还是考虑到了这件事情,这是装作自己没有想到吧。

“小方大人,我家王爷等了您很久了,您快请进。”

要是以前老管家肯定不会这样,毕竟当年燕王朱棣战功赫赫,是朝廷不可多得的栋梁,但是如今王也是待罪之城,就算是如今皇帝赦免了他,甚至是将他远赴海外,但毕竟还是之前有过罪过的,所以他也没有了之前的傲气,反而显得更加的恭敬与谦卑。

“那就麻烦老管家了。”

毕竟只是一个下人放松,也没想太刁难人家,今天自己就是来吃饭,至于宴席里说些什么其他的事情,他就不管了。

因为府里的其他人都知道,今天晚上燕王朱棣要宴请方中愈。

所以他们很老实,包括燕王朱棣的几个儿子,世子和小郡王。

整个王府内只有那些忙碌的厨娘和上菜的小太监。

方中愈最后被引导了,客厅里,桌面上已经摆满了菜肴,作陪的只有燕王朱棣一个人,而没有其他人。

方总也刚刚踏进门口,燕王朱棣就立马站了起来,面带笑容,向他走过来。

“孤王,没有想到要见你一面,居然如此的困难,想不到咱们上次见面之后这么久才能再见上一次。”

看着像是抱怨,但其实也是一种平等的对话,连王朱棣现在语气已经放得很松,至少跟之前的他相比还相差很多。〓爱去小说网〓WWW.IqUXs.com

对于隐瞒住你这样的说法,方中愈倒是没有太多的计较,不过确确实实跟之前相比,他们的身份地位已经发生了不一样的变化,最开始连王朱棣是叛军首长,方中愈只是去劝降他作为朝鲜的代表,再后来,方中愈作为锦衣卫去见了在京师里被软禁的燕王朱棣,如今方中愈又以,私人身份来见了即将远赴海外的大明燕王

“王爷说笑了,其实事情没有咱们想的那么复杂,现在既然已经能够达到这个地步,说明朝廷已经允许王爷做很多事情,所以明人不说暗话,王爷今天来请我做什么就直说吧。”

方中愈倒是不客气,坐下来之后就直接开吃了,对于燕王府的菜肴,他其实没有太多的喜爱或者是震撼,对于他来讲想吃什么好东西吃不到,除了口味没有厚实中那么精美,现如今做的菜肴也算是精美万分,当然调味料上面还有很大的差别,不过好在是有机蔬菜新鲜的。

燕王朱棣倒是被方中愈以这么直白的话语给愣住了,他确确实实没有想到方中愈比他之前见面的时候更加的锋芒外露,当然也许只是在她面前表现的这样,因为他曾听说方中愈如今可是非常的内敛的,很多事情都不参与,该放权的一定会放权。

“既然如此,那孤王就直说了,曾经你曾答应我,朝廷会将我远峰,反正不在大明国境之内,那个时候孤王还将信将疑,甚至是觉得你是为了欺骗孤王,才说出这样的谎话。”

燕王朱棣却没有动筷子,方中愈也自顾自的吃燕王朱棣说到这个地步,方中愈也没有接他的话,因为他只想燕王朱棣会继续说的,毕竟这个时候本来就是让他说话的,他要是不说的话,方中愈早就走了。

“如今孤王,深陷京师,甚至是有些怨恨当初你所做的那些事情,不只是我有这样的想法,整个燕王府因为孤王的投降而受到牵连的人,大家都有这种想法,但是如今朝廷又偏偏让我远赴海外,甚至是给予了我招兵买马的权利,这个时候孤王真的想知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把自己心里想说的话,一股脑的全部说出来,是燕王朱棣今天晚上设宴的最大的目的,因为他想知道这里面到底参杂着什么样的因素,毕竟按照朝廷的律法,就算是把他软禁在京师一辈子,也没有什么可以令人指摘的地方。

“这个重要吗?”

方中愈自顾自的吃着。

燕王朱棣看着他,笑着说的。

““孤王之前一直觉得自己已经算比较狂的了,没想到你比我还狂,而且这个时候国王想说的话不是特别的清楚吗?这件事情也许对你来说不重要,但对于过往来说非常的重要,孤王既然选择了接受这一任命,就要保护那些现如今投靠在孤王手下的人,孤王总不能带着他们去送死吧!”

燕王朱棣叹了一口气,自己蒸了一杯酒,喝着他看出来了,方中愈并不想喝酒,所以他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也没有强迫方中愈喝酒,也并不给方中愈斟酒。

“没什么,朝廷想要长期的占据大明南洲,自然要有无数的人口做支撑,光靠统治那些土著居民肯定是做不到的,那么就需要从国内迁移百姓过去这事必然要做的事情,可是百姓们恐怕让他们强制离开现有的家园,没有人会愿意,但是跟着燕王朱棣也就是您去外面开疆拓土,自然是有很多人愿意的,毕竟远在海外换取一个大的功劳,在那里做个土皇帝也是不错的。”

方中愈倒是觉得燕王朱棣的担心是他们这个时代人固有的弊端,很多人都在担心这一举动,对于朝廷,对于燕王朱棣,甚至对于齐王到底有什么益处或者是坏处。

可是对于方中愈来讲,现如今只是因为朝廷的人还是太少太少,而且大部分都被消耗在农业上,也就是在土地里刨食。

想要强迫一部分人离开家园,是万万不能的,那么只能吸引他们去燕王朱棣得张某只是其中之一,后期将会有更多的政策激励他们前去。

燕王朱棣此时的想法却是与方中愈不一样,他听出来了方中愈似乎有更多的想法,可是这怎么听着有一些大逆不道的话语,不过一想到方中愈之前所做的事,多少都有一些大逆不道,燕王朱棣又有一些释然了,或许正是因为有这样的特质方中,你才能做到如今这地步吧,毕竟朝廷没有任何情况下会听从一个臣子的安排,但是如今朝廷确确实实是按照方周一的安排在做的事情,就好像燕王朱棣被远封海外一样,之前放东西就曾告诉过燕王朱棣这件事情。

有些事真的是说不清楚,可是一想清楚,却发现似乎理所当然,就应该是这样。

(=老铁请一秒記住3@3小说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