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爱去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影侯 > 第0590章 杀人不过头点地

第0590章 杀人不过头点地

人都是贪心的,总会想方设法去获得自己想要的多的东西,对点不管是谁都没有办法逃掉。

别人或多或少都会有这样的想法。

就连方中愈自己也逃不掉,因为很难界定获得这些诠释不仅仅是为了大明朝警和建文皇帝也是为了自己。

一般情况下,这样的东西都是很难界定的。

方中钰从来不介意跟别人讨论历史,虽然他的历史都是在后世的论坛和那些历史公众号上看到的。

其实这个时候跟别人讨论历史,有一种近乎儿戏的作用。

因为这里是大明朝,有人比他们了解得更清楚,就比如太祖高皇帝时期的历史,这些人比他们更知道,因为他们都是亲历者。

他们经历这些,所以说的彼方中愈更清楚他们也知道哪些是禁忌,哪些不让说。

不过对于方中愈的坦诚直率,他们还是有一些敬佩的,至少其他的话他们不敢说。

以前太祖高皇帝,连城子吃了哪些东西,晚上在哪个小区房间里睡觉?他们都知道。

现在可没有那个必要了,方中愈自然不怕,因为他就是那一帮人的领头者。爱去小说〓网〓WWW.iqUXS.CoM

因为现在干的活有没有这些还难以界定?

但是只要是放纵欲想知道的他一定会知道,不管这个人是谁?

事实就是这么残酷,别人也许不了解锦衣卫现在到底恢复壮大,到了什么地步方中益多少还是有感受的不说别的,花钱如流水。

就算是现在锦衣卫下属的一些东西开始有了,前传,但依然满足不了锦衣卫庞大系统的运转。

所以还需要继续挣钱,继续花钱。

能花钱的人也能挣钱,但是这却是一个悖论,不过他也确实存在,因为没有人去解释这件事情。

他为什么能花钱,因为他有钱花,哪里来的钱?自己挣的。

从这个角度上来看这句话确确实实是正确的。

连楹连大人似乎意识到了方中愈想要做什么?或者从他的角度上来说,他好像知道了方中愈在担心什么?

只是真的有这个必要吗?现在大明如日中天。

“你确定朝廷以后会遭遇断崖式的毁灭。中原大地也会落入异族之手?”

连大人虽说不太相信,或者说从他骨子里不愿意相信朝廷,以后会有这样的遭遇。

但是他又没有办法反驳,毕竟当年辽金蒙元都是异族建立的政权,最后甚至是攻入了中原大地。

特别是女真人建立起来的金朝覆灭了一开封府为首府的赵宋,王朝。

蒙古人建立起来的蒙古王朝也就是蒙元覆灭了临安陪都的赵宋王朝。

这些都是实打实的。

如果不是太祖高皇帝带领着大家覆灭了蒙元王朝,恐怕现在大家还是生活在蒙古人的铁骑之下。

这样的前车之鉴,历历在目,当年到底发生了哪些事,他们也没有办法回避。

“大人应该知晓中原王朝是农耕国家,而草原上的少数民族确是游牧国家。他们长在马背上,生在马背上。为了生存,他们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翻遍史书,太祖高皇帝是唯一一个从南方往北方北伐成功的,是唯一的一位皇帝。这一点你应该也很清楚。原因是什么?就是因为蒙元在南方建立了太多的牧场,养了太多了战马。最后这些战马都落在太祖高皇帝手中,高皇帝有了骑兵才能与北方的兵马周旋,最后才能获胜。而如今,你也看到了南方有马场吗?没有。有牧场吗?也没有。兴盛之道,周而复始,大明王朝总有一天可能会受弱到让别人都来吃一口。这一点咱们都可能看不见,但他可能是会发生的。”

方中愈的压力还是太大了,他老是回想着后来发生的事情,那些事情总是在他的头脑中挥之不去,也让他一直都很有压力。

他想快点改变大明王朝,但是却发现总是太过仓促,因为没有办法去解决太多问题。

那些问题总是在不断地出现一次又一次。

缺钱缺人缺战马。

什么都缺。

但是他又不得不做,他不能允许那样的情况再一次出现在中原大地上。

“你既然已经说了一代人看一代人的事,那你现在想的岂不是几代人之后的事情?你就这么有把握他们一定会发生。或者说你认为你现在做的能够改变以后那样的情况。”

说出这样的话,证明连大人其实已经被中愈说通了,或者说这样的话已经让他深深地感觉到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没有说谎。

他所想的事情很多人都没有想过就算是想过也没有他想的这么长远。

“能不能改变我现在说了也不算?只能说现在努力的在做,至少我做过了以后就不会后悔,我要是不做的话,以后肯定会后悔的。再者说了,就算我不做,以后还会有别的人做,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既然现在我有这些想法,有一些能力自然是什么做的更多?之前陛下所更改的那些朝廷问大臣所希望的那些不都一直在做吗?我只不过是把这件事情做的更多而已,您觉得呢?”

“想法确确实实很好但是实施起来是有困难的,你有没有想过一旦你失败了?会带来什么?如果你失败了会不会给大明带来毁灭性的打击这些你都想过吗?其实从内心里来讲,我已经被你说动了。我甚至认为这件事你可能能做成功。可是只要有一点点的风险,我都觉得这件事现在做是不合适的。我也承认之前你做的尝试那些在大明报和讯至宝,这两份报纸的出现,还有他上面所覆盖的内容确确实实是一种进步。至少在我和其他诸位大人的口中。你所做的这些事情是之前没有人做过的或者之前没有人做得这么好。我们也同样坚信,你不是一个闲的住的人,既然闲不住,肯定会做事做事就会有风险。对于朝廷助攻来说,不是不能接受你的改变,只是有些时候你的改变到底会带来什么,恐怕连你自己都说不清楚。或者我可以这样说,其实现在的你就很矛盾。你担心的情况,有可能会发生。也有可能不会发生那么你怎么能说服其他人按照你的意愿去做事呢?”

大丈夫立身于世屈居于别人之下,总是有一些不服的。

至少很多人会不服气。

佩服方中遇的人也只是佩服他的才智,但是如果他真的做到一些事危及到他们的利益和安全之后,其他人又会怎么想呢?

就好比现在锦衣卫这么大的势头,难道其他人就没有想法?

那些大臣真的会允许锦衣卫你喂的壮大,甚至是风方中愈的私人力量喂的壮大。

这些都是不可控的。

不仅仅对于方中愈更是对于朝廷这些都是风险。

风险也就是会带来危险,全盘崩盘的危险。

大明的体系说他成熟吧,他却有些笨拙,说他笨着吧,但他又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体制了。

“太祖高皇帝当年反贪的时候也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听的。”

这句话似乎很是普通,中愈说出他也很简单,就像是叙述一个方法而已,语气中很平淡。

平淡到根本就不像是一句对话,而只是简单的陈述一个道理,或许这就是他现在的状态,方中愈又喝了一口茶,那里的茶叶已经没有了,茶水他知道了一个茶叶借鉴一下,那个茶叶才发现茶叶还是苦涩的。

只是不知道苦涩的味道,为什么会泡出之前那么香的茶?也许这需要一个过程,也许泡茶的人控制着火候与水温。

这句话对于他很简单,他想表达的意思也很简单,只是在连大人的耳朵里却出现了另一种声音。

就好像有一扇封闭的门,那扇门里没有透气,有人使劲的敲打的那种门使劲的敲打着却丝毫不见到一点缝隙,这个时候突然有人帮忙,像是一阵惊雷一样,咋开了那个门。

“你要学太祖高皇帝,杀人?”

除了杀人,他实在是想不到方中愈说这句话的意思。

太祖高皇帝当年反贪污的时候确实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毕竟俸禄不高,总要做些什么才能养活一家老小或者说,为了自己的那一点,别人都可以伸手,为什么自己不能伸手?

明朝永乐年间史料《金文靖公集》里的记载说,当时的明朝官员们,风气依然十分淳朴,官场上极少有吃喝宴席,就算难得有一次,也基本是清水陪客,酒是极少见。京城官员的住所,经常破旧到漏雨。

御史们外出公干,能骑头驴就是土豪。

但是又有多少人能够经得起这样的折腾呢?

又有多少人甘于清贫?

太祖高皇帝,所以后来杀了许多人,包括他的驸马爷暗中伸手也被他直接斩杀。

现在中愈告诉他太祖高皇帝反贪的时候也有人不听话。

这是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告诉他,他要杀人。

“先生错了,杀人只不过是一种手段不杀也是可以的,但是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借用人头也不是不可以。曹丞相当年能借自己的头发安抚百姓与众将士。同样能戒烟梁冠的头,让John是什么安心打仗?如今朝廷要是借几个人的头,能做一番大事业的话,也未尝不可。”

越是轻描淡写,里面的问题就越大,连先生沉默了,或者在他的心目中不应该是这样大明朝廷不应该是这样。

建文皇帝朱允文领导下的大明朝廷不应该以杀戮为主,太祖高皇帝那个时候的情况不应该出现在现在人人自危,朝廷上哪里还会有人安心办事?

曹丞相能见人头,那是因为在特殊的情况下,现在中愈想要一句话,把别人的人头拿过来驱使另外的人去做事,这根本就不现实,至少在他心目中不现实。

他选择了沉默,毕竟他觉得中愈说的有道理,但是却没有办法反驳,总觉得哪里有些问题?自己却又想不通。

中愈是不是一个矛盾的人?现在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就要这样做,他们只能安自受着。

“刚刚我也说了,先生不要担心,今天来只是想跟先生聊聊天,虽然虽然我自己也不确定为什么非要来这里,为什么非要见您,但是我知道见了您之后,我会有更多的决定,或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吧!”

当中语也许没有办法去相信命,他也是不信鬼神的,至少在后世之中鬼神是不存在的,但是他也没有办法去解释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来到这里,总想折腾一番,他不想死,更不想就这样平平凡凡的过一生。

朝堂上的风险他都知晓,自己的父亲那么多年还在边缘之地,做一个教书先生。

足以证明朝廷的残酷。

如今时间就是这样,没有给他们太多的机会。

他既然已经卷进来了,那就索性卷进的更彻底一些,所有的事情按照他的想法来,不能来那就死。

“你确定你不是冲动之下做的决定?朝堂可不会由着你胡来。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真的想做,至少要证明这些事情,对朝廷有一对百姓有益。如果做的太差的话,你不怕天怒人怨吗?命可是他们自己的,如果他们不愿意的话,你根本就没有能力去做这些事情或者说就算是你能杀人,你能杀光所有的人吗?杀戮并不是一件好事,太祖高皇帝,晚年杀戮过重,所以一直受到良心的谴责,他贵为天子都没有办法回避这些事情,你难道就能够?”

连大人话中流露着对太祖高皇帝的尊敬与尊重,虽然他有些事情也不太认可,不过做了就是做了天子之力本就该如此,不然那么大的权势又怎么会惹得更多的人追逐?

“太祖高皇帝曾经有过悔恨受过良心谴责?”

中愈有此疑问,是因为他从来没有听说过朱元璋居然还有这样的时候。

历史书上从来没有提到过这件事情,或者说人们认为朱元璋本就该杀伐果断。

后期他不断地投入工程,也是因为它有特殊的考虑就好比现在中愈了解到的,也许就是为燕王朱棣铺路的。

到最后他或许自己都有一些矛盾是把皇位传给燕王朱棣还是传给他的孙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