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爱去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影侯 > 第0349章 大明第一美男子

第0349章 大明第一美男子

在战争刚开始的时候,其实他也有些慌,之前的时候,建文帝连下数道旨意,召辽王回京,他自然也收到了消息,本来他以为自己也会被朝廷召回的,但是事实上并没有,朝廷似乎把他给忘记了,他还有些庆幸。【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

后来和府里的僚属一聊才知道,原来,朝廷是害怕自己手中的十余万兵马出问题,这十万兵马可是块大肥肉,谁得到了,将会是一大助力,所以就没有逼迫他,也因此没有动他,就算是不能参战,也得让他们在边地上戍守,至少不能让境外的敌人趁虚而入,更不能到叛逆那边去。

对于他来说,朝廷和四王叔虽然在打仗,可他们的眼睛都盯着他呢,他害怕,自己又没有胆子去争一争皇位,既然注定争不到,所以呢,那就好好的在府里玩乐吧。

在局势未明之前,该玩还得玩,该病还得病呀,不曾想到,这一装,就装了两三年,到现在也没有个头,他也没有意料到,四王叔居然可以和朝廷干这么久,都快四年了,现在居然还有些占上风的意思……

在一处守卫森严的军营里,正中间的军帐中,一位大将正在看着挂在墙上的行军图,上面标注着,己方军队和敌人的军队部署,还有一些行军路线,这样看来,这里至少是一个简单的中枢,不然,那么重要的行军图不会在上面,这些东西近乎机密,所以呢,也说明此人的地位不低,至少军队的核心东西他是有权观看的。

“都督,京师里来人了,说是您的故人,想要见您一面,我们已经检查过了,他没有带武器。”

一位全副武装的军士走了进来,拱手向这位将军模样的人汇报着。

那人扭了过来,看起来很是俊朗,面如冠玉,但是眉眼,依稀可以看出,他很疲惫,似乎是行军已久,抑或是有心事。

“额,故人?请他进来。”

说完这人将遮挡行军图的幕布拉过来,遮住了行军图,随后自己走到了一旁的主位上,坐下了,在那里等待着那位故人的到来。

不一会儿,那名军士带了人进来,是个大小伙子。

他摆了摆手,“你下去吧。”

“是。”

这位都督看见来人他并不认识,但是想来应该是京师里哪位大人派过来的,所以便让自己的亲卫离开了,这样的时候,按例还是要有些外人在场的,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件事情,还是自己一个人知道较好。

“你是?”他问了一句,他是真的没有见过这个年轻人,看着太年轻了,而且颇有些英气,没有印象京师里哪位大人家有这么一位年轻的后生啊。

他在京师里也是一号人物,对于年纪不大的后生,多少有认识,以他的地位,别人都要叫他一声叔伯都不为过。

那年轻人,拱手行了一礼,“小的方良见过大都督。”

“免礼。”

原来来人竟然是消失已久的阿良,之前在中愈传出受伤之后,他带着手下的人,离开了,一路北上,没想到竟然来了这里,听他的口气,应该是知晓眼前的人是谁了。

就这么简单的两个字,没有其他的话,并不是他不想说,只是因为他还是不知道这人是谁,所以,这态度就有些冷淡,这语气中的不善,却是能够感受得到。

阿良也不恼怒,“都督不必惊讶,您不知道我,没有关系,想必我家大人,您,一定知道。”

这是自信,不仅是他的自信,是每一位锦衣卫的自信,他们家的大人,是最年轻的锦衣卫北镇抚司执掌人,随时可能成为镇抚使,这在他们内部,私下里,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额?你就这么自信?那本督到是想听听,你家大人是谁?”

只见这位都督,端起了茶几上的茶,慢慢的喝了起来,在这里,他不相信还有谁能翻得了天,而且他知道,只要自己一个信号,手下的亲卫自然会出现,擒住这个年轻人,问出后面的底细,但是目前,还没有必要这么做。

方良抬起头来,说道,“我家大人是锦衣卫北镇抚司千户,帝师方孝孺的长子方中愈。”

屋子里沉默了一下子,随即响起了一阵大笑声,“哈哈哈,哈哈哈。”

“不知都督,何故发笑?”

阿良皱了一下眉头,不知道为什么,大都督会发笑,刚刚自己的话也并没有问题啊。

都督站起身来,“呵呵,本督的大营,是个人都能来吗?你说,你是锦衣卫,本督,不信。”

不信,这姑且也算是一个理由吧,锦衣卫的威名丢掉了许久,现在已经不是以前那样的令人害怕了,以前提到锦衣卫,就算是不会害怕,多少还是会有些敬畏,毕竟那时候,太祖皇帝还在,勋贵们还是会顾忌一些的,但是现在,没了牙齿的老虎,还能是森林之王吗?

不过现在他正在苏醒,没有人会怀疑他的能量,当然燕逆的人除外,因为他们也认为自己是最优秀的。

方良从自己的怀里的贴身出掏出来一块令牌,递了上去,刚刚搜索的时候,没有搜到,毕竟,这藏得也太贴身了,或许是人家搜到了,只是没有说出来罢了。

他没有用扔的,锦衣卫有着自己的骄傲,但是也不会去践踏别人的骄傲,况且眼前这人,还在前线对敌呢,是朝廷的忠臣猛将,是少爷经常念叨的人。

那是一块雕琢精美的令牌,上面明显的有三个大字,“锦衣卫”,另一面写着,“北镇抚司总旗方良。”

那位都督看了看手上的令牌,眉头一皱,心里面已经有了计较,随即把手上的令牌扔了回去。

“呵呵,怎么?怎么,朝廷是不信我了,还是陛下不信任我了,锦衣卫这就找上门了?本督得家父荫蔽,先皇恩赐,袭爵魏国公,如今领兵在外,对阵燕逆,锦衣卫,是想拿我吗?”

他的话语,说的是铿锵有力,一双大眼,盯着方良,那疲惫的双眼中,有着不一样的精神火焰冒出,似乎,阿良不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话,就会出问题一样,所以呢,就看阿良怎么说呢。

原来,这人竟然是徐辉祖,先中山王的长子,有着大明第一美男子的美称,只是不知道是谁品评的,现在还是不是,后来他还袭爵魏国公,是徐四爷的大哥,如今在前线迎战燕王。

想不到阿良居然来了这里,徐辉祖的大军一直驻扎在德州一线,算是前线了,现在他们也发现了燕军的战略意图,自然也是将战线拉长,回师南方,但是鞭长莫及,抓不住燕军主力是硬伤,只能和燕军的后续部队,打打伏击,交替罢了。

听他提起方孝孺,徐辉祖不屑一顾,对于知识,学问,他是尊敬这位大儒的。但是,对于军事,他是不满意的。

这一战大的这么艰难,朝廷的几位大人贻误战机,瞎指挥,乱出主意,造成了严重后果,他心里还是挺难受的,但是他是大明的国公,仗没有打好,得先找自己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他没有赶走阿良的缘故。

对于阿良口中说的锦衣卫北镇抚司千户方中愈,他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不管是朝廷的邸报,还是家中的信函,还是市面上的报纸,他都能看到,自然知道他的情况,他也佩服这个年轻人,这个年轻人横空出世,确实是在某些方面,给大明带来了某些变化,但是会不会变好,这就得另说了。

只是他心里也有些奇怪,怎么锦衣卫的人会找上他?

阿良轻笑了一声,“都督说笑了,都督有都督的军法,锦衣卫有锦衣卫的准则。您是大明的国公,是朝廷的大都督,锦衣卫是天子的亲卫,要拿您,我也不会空着手来,也不会白天来,您说是吧?”

徐辉祖,听了这句话,心里才舒了一口气,这才坐了下来。他相信陛下不会让人带走他,但是朝廷就不一样了,之前在主战场上调走,耿帅,让九江做了征北大元帅,才导致了后续的惨败,他对于那些文化人,心里是很不痛快的,虽然他自己也是一个文化人。

“这话也是这个理,那就说说吧,你到这里来要做什么,本都督时间紧,没那么多时间听你讲废话。”徐辉祖也是有脾气的,对于某些事情,他能做,但是有些事情,他不能做,比如现在,天子亲卫结交勋贵大臣,而且是在战时军中大营里面,自然是不能的,所以,他还在考量。

徐辉祖不怕任何一人,但是他也不想让朝廷,让陛下,做出些不好的事情来。爱去小说$网$WWw.IQUXS.CoM

“怎么,我这大老远的来,您,不让我坐坐?”阿良似乎有意接近徐辉祖,这话说的也有些过,毕竟两人的地位有差距。

徐辉祖一愣,但是没有多想,“呵呵,坐吧,茶几上有茶,自己倒。”

这倒是像大户人家出来的,也算是配得上他的身份。

“这是我家大人让我给您带的信,您可以先看看,看完了小的再跟您在说。”

方良从自己的贴身处有取出来了一封信,上面还盖着火漆,意思就是没人看过,而且也没人敢看,毕竟中愈的大印盖在上面,私拆信件本来就不好,更何况是锦衣卫的信件,好奇心大了,会害死人的。

徐辉祖接过了中愈的信,又瞅了瞅方良,看了一下,阿良正在自顾自的喝茶,也真是听了他的话,在自己喝茶,自斟自饮。

对于这个小子,他心里有一种很怪异的感觉,这是从军数年来,从未有过的感觉。

他拆开了信件,刚看了看,眉头就皱了起来,脸上的周围也在显现,毕竟,在军中带的久了,这脸上还是有些干褶,那神色也渐渐变为了愤怒。

他又看了看阿良,似乎在猜测锦衣卫这是什么意思,看着阿良那悠闲的模样,他有些拿不定主意,又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信。

他双手一合,将那信折起来,“信上说的是真的?”

阿良有些茫然,“都督,信,您也看到了,火漆还在上面呢,我没看过,所以不知道您说的是什么?”

徐辉祖忍住了要打人的冲动,不过看他的样子,忍得到是很辛苦,伸手一递,“自己看。”

阿良放下手里的茶杯,望着徐辉祖,问道,“能看?”

“快看吧。”

徐辉祖有些着急,按说他这样的人,不应该是这样的表现,毕竟长在侯门,不,长在国公府,自然是有些城府的,现在恩宠不减,自然也有他的道理,可是,看了这封信之后,他却表现的太不淡定了,是的,很不淡定,不应该是这样的。

“确定能看?”阿良还是不放心,又问了一句。

“看。”这一声确定下来,阿良立马接过信,认真的看了起来。

信上的内容,让他越看越心惊,没想到少爷这么狠,他也明白了,为什么会是这样,大都督如此的不安。

“都督,确实是这样,我来之前,京师动荡不安,里面发生的大部分事情,都与四爷有关,四爷嘛,您也知道的,他向来是向着燕王的,有这些做法,也在情理之中的。”

这是明确的告诉徐辉祖,徐四爷犯事了,还是谋反的大罪。

“你们有证据吗?陛下,他,他知道吗?”徐辉祖不愿意相信,可是又不得不信,锦衣卫的事情,他多少还是了解的,洪武朝时,诬陷了多少大臣,造就了不少的冤案,这些,他们这群二代们,了解的也不是一点半点。

他坐回了自己的座位,心里也是五味陈杂,怎会是这样?

阿良一愣,转瞬又明白了,冷着脸说道,“都督,您说的,那都是十五年前的锦衣卫了,现在的锦衣卫是小方大人,是我家公子领导的锦衣卫,您,该看清楚了,现在的我们,凡是都讲究证据的,那些事我们没干,也不屑干,还望都督明白。至于您说的皇上知不知道,这个,小的还真不知。”【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