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爱去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影侯 > 第0070章 喜欢胖胖哒

第0070章 喜欢胖胖哒

早春时节,吹拂过小小绿叶的风,格外温柔,太阳也变得暖洋洋的,微风中,它们轻轻摇曳着,给应天府增添了不一样的青春气息。

大家一听,似乎找到了重点,对啊,只是这读书的公子到是有些不太欢喜,他们中大部分人还是喜欢中愈写的故事和诗词的,不过对于中愈的表现还是挺期待的,毕竟他们的了解都来源于百姓的宣传。

三俊楼里,二楼的雅间里,坐满了京师里与廖氏兄弟关系还不错的官宦子弟和勋贵后代,这些人看着胖胖的徐泾,他们笑了,是的,笑了,就喜欢你这样的,加油,我们看好你额。

中愈听了,看了看身边的廖镛和廖铭,心想,这小子不会是你们俩找的托吧,能不能来点新鲜的,想点别的注意,我接着就是了。

非要让我写诗,你们都没有写过诗吗?每次都要逼我,唉。中愈的心里还是很郁闷的,这都碰见的是些啥人啊,交友不慎啊。

中愈有些无语,如果再这样下去,自己肚子里的那点墨水都要被借光了,以后要是每一次吃顿饭都要让我写点东西,纪念纪念,我上哪里找去。

我这不是掉坑里了嘛我这,真有你们的。

看着周边满脸笑意的这些人,中愈暗自想到,不过也对哦,你们都是些纨绔,不愁吃不愁穿的,学堂肯定是没好好上的,也不知道坑走了多少老夫子,平时受的打骂怕是不少吧,看来是来我这里找平衡了,看你们一个个笑的那贼样。

“真要写?”中愈问了问廖镛,廖镛没做声,廖铭说道,“那当然,老四,你就写一个吧,也让他们开开眼,免得老说我是在吹牛。”

咳咳,有一帮人立马就咳嗽了起来,像是被抓住了什么一样。

“那,写些啥呢,你不早说,我都没准备啊。”中愈一脸为难,大家就更开心了,叫你小子装,之前写的诗都是提前准备好的吧,这不就露馅了,等着看你的笑话。

“那就请方公子随便写写吧,咱们这么多人,总还是有懂的诗词的,不会埋没了你写诗的才华。”胖胖的徐泾此言一出,大家都哈哈大笑,之前看好中愈的公子哥也都暗自等待,想看看中愈是不是浪得虚名。

“那好吧,我这就写一首,各位世兄,各位朋友,献丑了。”中愈向他们拱拱手。

三俊楼里笔墨纸砚都是备好了的,廖镛帮忙铺好了纸,中愈开始下笔,一大群人纷纷起身,围在了桌子的旁边,看着中愈动笔。

廖镛站在了中愈身边,廖铭爱凑热闹,挤在了最前面,中愈写一句,他就念一句:“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首句一听倒是简单,上过学堂的人,看见浩浩汤汤的长江也能吟诵出来,不足为奇,毕竟长江是通过应天府的,见的多了,也就没什么感觉了。

只是这后句,似乎有些用力过猛,英雄无不是经过层层淘汰,千辛万苦才能成就,人群顿时鸦雀无声,似乎被惊到了。

但也有通诗词的想到,看似浩大,若是收不回来,只怕此句就是败笔,况且也有人想起了苏东坡写过的《赤壁怀古》,起首就写道:“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怕是中愈也是化用此句。

仔细读来,竟有些控制不住之感,顿觉浩大无垠。

“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是非成败都如同过眼烟云,青山依旧,夕阳西下,就不必耿耿于怀、斤斤计较。

此句一出,众人有些奇怪,就你,刚刚才升了官,还不在乎是非成败,不斤斤计较,蒙谁呢。

廖铭继续读到:“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这是不如寄情山水,托趣渔樵,与秋月春风为伴,自在自得。

众人的脑海里都出现了一幅画面,波涛汹涌的长江日夜不停地向东奔流而去,多少英雄豪杰就像那翻飞的浪花一样消逝了。爱去小○说网○wwW.iqUxs.cOM

什么是非,成败,荣辱,在历史的长河中,转眼之间都会过去的,只有青山绿水依旧,日落日升依然。那江上打渔的白发老翁,早已了然了春夏秋冬的变化,不在心思幡然。

和老朋友难得见面,痛快的畅饮一壶浊酒,古往今来的诸多大小事情,都成了闲谈的话题,下酒的菜肴,哈哈一笑,此事已过。

难道真是我们没文化,人家咋写的这么好呢,这都是什么情况呢,我们学的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

楼里安静了一会,大家都还在想着刚刚的词,是的,他们的心里也有疑惑,中愈的年级比在座的大多数人的年纪都要小,却能写出这样饱含沧桑的诗词,着实让人心惊。

这首词是当年的杨慎杨升庵写得,正德年间,他获殿试第一,后来因为得罪世宗朱厚熜,因“大礼议”受廷杖,杨升庵被发配到云南充军,这对他来说,是一种侮辱,毕竟他的父亲可是杨廷和,那位历仕四朝,二朝首辅,革除弊政的杨文忠杨先生。

他戴着枷锁,被军士押解到湖北江陵时时,正好看见,一个渔夫和一个柴夫在江边煮鱼喝酒,谈笑风生。杨升庵突然很感慨,于是请军士找来纸笔,写下了这首《临江仙》。

还好还好,中愈两世为人,心里也被这首诗的情怀所感,一脸的沧桑,倒也说得过去。

“好好好,中愈此词,足以证明是有真才实学的,既然这样,咱们就喝酒吃菜,再不吃,这菜可就凉了。”梅顺昌就站起来打了个圆场,其他人看见颇通诗词的梅大郎也说中愈是有真材实料的,便不再疑虑,哈哈一笑,各自回到各自的座位上。

其实他们中的大部分早就知晓中愈跟他们不一样,从他能写故事,又能整出这么大的铺面,还能在十六七岁的时候成为实打实的锦衣卫百户,那可是实权的,不是他们这里面有些人是凭借祖宗抛头颅洒热血换回来的虚职。

他们的羡慕,不是假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