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爱去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影侯 > 第0946章 做傀儡也得本事

第0946章 做傀儡也得本事

其实有太多的事情不是简单的说说就可以的。

因为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想法,最后会影响到彼此的判断。

三少爷能有如今这种状态,其实早就能看出来了。

如今朝廷变化太快,有太多的人,还抱着老想法。

如今,这种样子,不是正常的。

朝廷的报纸,其实宣传的很多。

衢州府也不偏僻。

他们家有这样的条件。

所以说,三少爷能接触到的东西很多。

“父亲,真的要这样说话吗?

南宗孔家是什么样子,您比我更清楚。

别看现在架子大,但是内部早已腐朽。

而且如今孔家根本就撑不起现在这么大的摊子。”

三少爷孔令生,看着自己的父亲。

他知道父亲对他很失望,所以才会有那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可偏偏现在的他觉得父亲才是那样的人。

他已经说了很多次了,可是依然没有任何的改变。

“你,你,不孝子。”

孔父很是生气,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看着自己的儿子,他觉得像是一个陌生人,而且之前他从来没有这样感觉到儿子会这样顶撞他。

“父亲,其实你心里清楚,孩儿说的是事实。

所以孩儿很清楚接下来要做什么,甚至可以说孩儿在内心里现在也认可,您是可以做衍圣公的。”

这句话并没有错误,三少爷现在看着自己的父亲大声的说出了自己的理想。

“衍圣公!衍圣公!

你知道什么,你知道,当年为了这个位置,死了多少人吗?

孔家嫡系为了这个位置,闹得不可开交。

最后出了多大的麻烦,惹出了多少人命官司,难道你一点都不知道吗?”

孔父说的,自然是他们孔家的秘密。

当然对于外人来说也不是什么秘密。

这件事情就像是公开的一样,很多人都知道。

再加上权力的更迭,怎么会没有杀戮呢?

“父亲,虽然有一些具体的事情还是不清楚,可大致的事态发展还是能够猜到的。

既然您知道那个位置沾满了鲜血,那么就更加应该由我们南宗之人来执掌。

祖辈挣来的位置是后辈弄丢的,如今咱们有能力,自然要把它弄回来。

父亲,只有这样做才不会在多年后,无颜面对老祖宗。”

三少爷似乎变了一个人。

因为他现在所说的,没人跟他说过。

因为,这些事其他人是不会想的。

因为他们一直沉迷在祖宗的光辉伟业中。

甚至可以活,就算是发现了问题也不会去深思。

直至成为大问题。

所以这种事,谁也说不清楚。

有些事情是说不清楚的,可是权利之争大家都知道。

既然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那就意味着这一定会成为更多人的羁绊。

男儿成家立业,立业里什么?

当然是为了权势,声名,地位。

三少爷也没有看他自己的父亲,反而自己找了位置坐了下来。

这个时候他似乎很累非常的累,神情也异常疲惫。

和之前的他太不一样了,这个时候的他就像是一个思索了太多之后,久经沧桑之人。

孔父刚刚骂累了,这个时候也停止了。

他的脸色一阵变幻。

自己的儿子是不是第1次认识,所以这个时候。

他思绪万千。

儿子说的对吗?

说的对,因为那个位置没有外面的人看着的那么光鲜。

那个位置的传承依然沾满了鲜血,就算是孔家内部的人,也会因为那个位置争斗不休。

好多代衍圣公,没有儿子,没有后人,为什么?

内院的事情谁又说得清楚?

儿子到底是什么时候有了这种想法,甚至是如此的强烈,不惜跟自己吵架,也要把这些话说出来。

昨天晚上他到底去见了什么人?

又或者说到底是谁帮助他隐瞒了这么久,又引导了他这么久,让他如今有了如此胆大妄为的想法。

南北之争不是笑话是事实,纵然他们选择了放弃,那也是当初迫不得已的做法。

但是有一点,儿子说的非常的对,那就是如今这种状况下,北宗确实势弱。

南宗想要崛起也不是不可能,毕竟如今南宗的名声比其它的名声要好,虽然他们的声名地位下降了许多。

这件事情也非常的正常,毕竟如今人嘛总是会多看一些的,南宗要是没有那样的本事,自然这些年来败了不少。

他心里也在想到,如果真的如自己的儿子所说,他们家争回了衍圣公的爵位。

那也是光宗耀祖的好事情,如果现在有机会却不去争夺的话,以后真的无颜面对祖宗。

孔家人最重传承,所以要真实他们啥都不做的话,要是被人知道了肯定会被戳脊梁骨的。

更何况三少爷这样的人都能想到,他们这些做长辈的要是不愿意做的话,以后还怎么服众?

孔父这个时候思绪万千,他自己的内心里也在纠结,那可是爵位,衍圣公公的爵位。

如果他真的有方法能够争夺回来的话,朝廷也会认可的,毕竟衍圣公会一直存在,只不过归于谁罢了。

“你想怎么做?”

他也想听听儿子到底是怎么想的,刚刚儿子所说的那些道理他也理解,甚至站在儿子的角度上,他也觉得没什么关系。

如今年轻人中的天才特别的多,儿子年龄不大,有这样的想法也是非常应当的。

再加上孔家,南宗如今也有不少人自认为了不起,对他们家也不是太多的看重。

儿子想做出一番事业来,让他们看看,自己做父亲的应该支持。

况且如果真的成功了,自己就是新一代的衍圣公,这一点可是其他人比不上的。

“这么说父亲是支持我做了?”

三少爷孔令生说道。

看来自己的父亲还不傻,只想在众多的抉择之中选择听他的话。

这才是最重要的,如果父亲从头到尾都不听他的,甚至还和之前一样,只知道对他打骂自己所做的这一切完全没有打动他的话,那么这一天的功夫也就白费了。

“这件事情牵扯太大,不是你几句话就能说动为父的。

为父想给你一个机会,就看你怎么表现了。

况且就算是如今这样做,成功率还很低。

为父,实在是看不出你有什么样的胜算,让为父去夺回那个位置。”

孔父虽然知道自己的儿子不成器,可今天说的这番话又超越了其他的几位侄子。

他表现出了自己的质疑,可是又想知道自己的儿子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毕竟对于他们俩来说,现在能够达到这种地步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

“父亲,具体的我还没想好。”

三少爷孔令生这个时候多多少少有一些担心,因为他确实没有想好。

毕竟之前绑架他的人只让他去跟自己的父亲说,和他们见上一面,并没有说具体的要怎么做。

孔父摇了摇头,心里的猜测愈发的被证实。

“不是你没想好,是你身后的人没有告诉你吧。”

孔父有些高兴,又有一些失落。

高兴的是因为他知道儿子的身边出现了了不起的人。

至少如今在为他们孔家打算,至于有什么其他的目的,谁也说不清楚。

失落自然是因为儿子,什么都没有想好,就被别人当了枪使。

急急忙忙的回来找自己的父亲,说这样的话,甚至是还有顶撞自己的父亲之余。

那些人肯定没安好心,道理非常的简单,如果真的要想帮他们的话,根本就不用采取这样的方式。

“啊?

父亲你说什么?这一切都是孩儿自己想的,与其他人无关。”

三少爷有些发慌,但还是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这个时候父亲也许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说这些话可能是在炸他,所以他不希望把这件事情搞得更加的紧迫和严肃。

“好啦,不用狡辩了,就你这完全是在欺负你的父亲,没见过世面是吧?

几句话说的根本就没有条理。看似说服力很强,但是完全不像是你所说的话,为父也不想跟你计较。爱去小¤说网¤wWW.IquXS.CoM

他们是不是让你来找我?”

“父亲你怎么知道的?”

孔令生立马张嘴说了一句。

说完他就后悔了,他突然想到父亲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这样说诈他的。

“我怎么知道的?

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呀你年纪也不小了,被别人忽悠,还做的这么欢快。

一副除了你,其他人都不知道的样子。

你动动脑子想一想好不好?如果真的有这样的好事别人会便宜咱们,没有利益的事儿他们会做。

孔家好歹是诗书传家至圣先师的后代,难道他们对咱们动了心思,就没点其他的想法。

你呀,引狼入室还做的这么傻。

为父都不知道怎么说你了。”

孔父真是越说越觉得气愤,自己的儿子不成器,老三又是这样子。

本以为老三今天开窍了,说出了一些对孔家有利的话语,但是没想到却是别人指使的。

“父亲那现在怎么办?

不过虽然还要受到别人的知识,但还是觉得别人说的也有道理,自己也想了很多。

之前还是不愿意去想,如今动了脑子之后也知道有些事情可以做的。”

孔令生心里很清楚,有些事情他不做其他人就得去做,这个时候要是自己能做的话,自然能够帮助更多的人。

“能怎么办?既然有人找上门了,那就听听他们怎么说呗,那些人怎么说的?”

“父亲,我也不知道那些人是什么人,我被打晕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一个地方。

他们找我谈话,然后就让我回来找你了,让你三天之内去见他们,具体的话他们会安排人的。”

孔令生只好描述了自己所发生的事情。

他当然不能说自己是在青楼里被弄走的,然后又被送回了青楼,甚至是还和青楼红牌发生了,那啥。

“叫我说你什么好,你连人家都没搞清楚是谁,就敢答应,还这样堂而皇之的走进孔府。

怕别人不知道,你在外面被别人撞了,然后还跑到你父亲这里大喊大叫,给父亲提建议。

什么事情都搞不清楚,就用你那嘴在这说。”

孔父越想越气愤,说话的语气都变得大了一些,让孔家三少爷都有些害怕。

这不是他想得到的结果。

“父亲其实弄不弄清楚都无所谓,只要他们能帮咱们达到目的,那就可以了。

况且这些人神出鬼没,既然能知道,我也自然会知道家里的其他人。

如果我不答应的话,他们也会去找其他人,到那个时候咱们可就被动了。

如今还好,至少主动权掌握在咱们手里还是可以和他们谈谈的。”

三少爷确实不傻,这个时候虽然被父亲点破了,但是很多话自己还是能够说的,这几句话说出来让孔副眼睛一亮。

自己的儿子还没有那么傻嘛,至少在这个时候还能分析一下这件事情的好处和坏处。

“好了,为父也不跟你争这些,不过既然事情已经做了,那咱们就做的彻底一些。

接下来你就不要那么张扬了,他们要见为父就去见,我也想看看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样的难度,居然敢撺掇咱们家做这样的事情。”

孔家不是小门小户,甚至是在朝廷里也有不少的人脉,当然与北宗相比自然是比不上了。

不过在南方南宗孔家还是有不少的影响力的,所以这个时候他们要是做了什么事情,风险还是很大的。

但是孔父似乎一点都不担心,或者说他也许也要考虑过这样的事情,只不过一直隐藏得很好,其他人都不知道。

他也是一个果断的人,立马就做出了决定,在接下来的日子可能会依靠这些事情来做。

“父亲,其实对于我们而言,不管他要做什么,只要能够让咱们拿回衍圣公的爵位,其他的都不重要,更何况,您成为了衍圣公,才能够实现您的抱负与理想。

毕竟孩儿可不想您一直屈居于大伯和二伯之后。”

这倒是真心话,毕竟是大家族里面的道道太多了。

他们如果不努力做其他的事情的话,以后可能过日子都很难过,这些年来其实已经有不少的征兆显现出来。

听到了这件事情,孔父愈发的下定决心,以后要做了。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