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爱去小说网 > 女生言情 > 夫君不要带球跑 > 第684章 番外之逗夫

第684章 番外之逗夫

见孩子往这边跑、且他后面还陆续跟上俩,楚语然连忙退出她的怀抱,赤玄司幽则笑眯眯地将跑过来的纯儿举起骑在自己的肩颈脖上,两臂又分别抱起颖儿和尘儿:“走,娘亲给宝贝们做好玩儿的!”

很少有女人宠儿子宠到让他骑脖子,千羽刚要出声劝阻,却见赤玄司幽已带着兴高采烈的仨崽儿大步离开,还一边走,一边和他们热聊,并在颖儿和尘儿的小脸儿上各亲一口,只好作罢,与无忧等人一起跟上。

楚语然见她特意亲在尘儿那长有黑云的半边脸上,不由含笑转身朝少主君殿走去。

骑在赤玄司幽后颈脖上的纯儿见两个弟弟都得到娘亲的一枚亲吻,自己却没有,顿时不干了,直接用两只肥嫩嫩的小手托着赤玄司幽的下巴往上扳:“娘亲娘亲,你没亲纯儿!没亲纯儿!”

跟在后面的千羽无奈,只好把不再老实坐着的儿子接下来自己抱着,纯儿却拼命往赤玄司幽那边挣扎探身,让千羽都快抱不住了。

在儿子掉下去之前,赤玄司幽的肩膀及时送了过来,阻住他下栽之势的同时,纯儿也得到了娘亲的吻。

“吃不得半点儿亏的小东西,”赤玄司幽看着喜笑颜开的纯儿温柔笑骂,“倒是不愁他长大后没饭吃、没银子花。”

千若闻言,不由看向颖儿:“如此,千羽师弟可真要省心许多,颖儿的性子,却是让人极为放心不下,若七年后……”

七年后,乃是他们持诵魔经满十年、可进入魔界界口的时间,然而那时,纯儿、颖儿和尘儿却还未成年,他和千羽、少主君楚语然如何能放心离开?

“天道运行不息,每个人都有各自命运,”赤玄司幽淡淡道,“一切都等七年后再说。”

千羽和千若、琉火与紫汐互视一眼,唯有无忧没心没肺道:“就是,还有七年之久呢,你们想那么远干嘛?说不定七年后几个娃崽比你们都厉害,有啥不放心的?再说还有娘爹长老会~~诶?等等,”

他说到一半,突然跑上前揪住赤玄司幽的袖子,“楚姐姐,你啥时候让我添个娃呀?语然哥哥、千若哥哥、千羽哥哥他们都有了,就我~~哦,还有琉火、紫汐,我们仨都没有!”

赤玄司幽脚步不停:“现在还不行。”

“为什么不行?”无忧一边努力跟上她的步伐节奏一边嚷,“你好不容易回来一次,我们~~诶?”

他一拍脑门儿,“咱们已经连续洞房两日了,说不定肚子里已经有了宝宝,我还问你干啥?”

赤玄司幽一脸哭笑不得:“我现在的身体……你不怕生出来的,是个不人不魔、亦人亦魔的怪物?”

“不、不会吧?”无忧吓了一跳,见琉火和紫汐的脸色也变了,声音顿时掺了哭腔,“那你怎么不早说?我都没服药!”

他这么一说,琉火却在片刻后笑了。

“笑什么笑?”无忧没好气道,“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思笑?”

“傻瓜,”琉火憋不住笑意,“若真的不能受孕,妻主就不会给你时间留种了。”

“嗯?”无忧没听懂,“啥意思?”

琉火干咳两声:“反正,妻主刚才就是故意开玩笑吓我们的。”

“故意吓我们?”无忧又气又乐,“好啊楚姐姐,你居然敢吓我们,看我……看我……”

他想上去闹她一闹,可看看抱着俩孩子的人,实在没地方让他下手,只好嚷道:“今晚你若不跟我睡,你跟谁睡我都跟着!”

噗!<爱去小说网<WWw.iqUXS.COM

琉火笑喷了。

千若和紫汐也抬袖的抬袖,掩唇的掩唇。

赤玄司幽顿住脚,笑得诡异:“你确定?”

“我、我当然确定!”无忧被她笑得心里顿时没底,嘴巴却还继续硬,“大不了、大不了~~”

他豁出去般嚷道:“大不了我看你们洞房!”

噗!

琉火再次笑喷口水。

千若和紫汐则笑得转过身去。

“傻子,”有孩子在,千羽只能低声无奈道,“妻主正愁凰戏双凤没机会,你还使劲往上凑。”

“凰戏双凤?”无忧茫然,“啥意思?”

“傻小子,”赤玄司幽转身就走,“就这还天天嚷着要娃要崽儿。”

其他人也忍笑跟上,不再回应解释,留他一个人杵在原地思考发愣,直到人走光好一会儿,他才回神:“诶?人呢?哎呀,等等我,等等我啊!”

竹木林中一处稍微宽阔的空地上,经过竹刀和利斧的一番飞舞后,三架活动竹木桥便快速完工了。

“上去玩看看!”系好最后一根绳子头的赤玄司幽说着,便先自踏上第一块木板向众人做示范,“手扶两边的绳子,一脚一步地往前走就行了。”

“这……”千若看着一块块悬空且互不相连的木板,“纯儿颖儿倒是可以一试,尘儿太小,怕是玩不了。”

“无妨,扶着即可。”赤玄司幽边走边道,“你们也可以玩,但不能提真气用轻功,不然就没意思了。”

走完一字平行木板桥,她又上了阶梯式木板拱桥。

这阶梯式木板拱桥,要先由低至高踏过九块悬空木板,再在桥顶走三块相同高度的平行木板,然后再从桥顶由高到低走九块木板下桥。

紫汐看得有趣,她从那头一下桥,他便从这头抓住绳子上去了,赶上来的无忧则占了另一座竹筒桥。

竹筒桥其实跟一字平行木板桥一样,不同点在于,平行木板桥用的是两掌宽的木板,竹筒桥用的却是圆形竹筒,脚踏上去容易打滑,脚下一打滑,人就容易掉下去。

这不,随着两声惊呼,不但无忧从竹筒桥上滑掉地上,紫汐也因没经验没技巧,而从木板拱桥上掉落下来。好在二人不是小孩,否则非得摔一屁股墩儿不可。

他俩是没摔着,可早就在一旁看得手脚发痒的纯儿却在急吼吼往上爬后摔出了各种姿态,有四脚朝天的,有狗啃泥的,还有翻转了小身子、小手却紧紧拽着绳索不放、被吊在空中不上不下红脸急眼的……

仅他一个人,就把几位爹爹笑得前仰后合。

赤玄司幽正扶着尘儿玩竹筒桥,楚语然忽将一消息传音给她:“妻主,西真皇子宇文询红颜早逝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