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548章 促和

夫君不要带球跑正文第548章促和看他红着湿漉漉的眼睛走向自己,没有武功的武孛条件反射地快速躲到楚晗身后:“你、你又想干嘛?已经杀我一次了,难不成还想再杀一次?”

男子顿住依然赤着的雪白双脚,看着他不说话。

武孛回想起他出手时的狠辣,不由头皮发麻,他紧紧抓着楚晗的衣袖,心里总算有了点底气。

滥用神赐之力的后果就是咒语失效,再也召唤不来神赐力量,所以就眼前这一刻来说,他最大的倚仗也就只有楚晗了。

“有我在,他不会对你出手,”楚晗轻轻淡淡道,“心里有什么话,就说吧。”

闻言,武孛移出大半个身子,直起腰,挺了挺胸,看着男子道:“你对我下手那么狠,我本来是非杀你不可的,可再次看到你这张跟我一模一样的脸,知道你过得比我在宫里步步小心、如履薄冰还不好,我竟没那么恨你了。”

见男子的脸色缓缓平和下来,武孛又道:“其实宫里没你想的那么好,一个不慎,就是万劫不复。”

男子垂眸,却是不语。⊥爱去小说网⊥wWw.IqUxs.Com

楚晗道:“有什么话,就都说出来吧,你们兄弟俩都开诚布公,至于谈的拢谈不拢,再说。”

武孛点点头:“其实他一开始就错了。”

嗯?男子猛然抬眼看过来,目光凶厉。

武孛不由往楚晗背后缩了缩,可随后又觉得太憋屈、有失帝王气势,便又挺起胸:“对,说的就是你。想想看,若你当初能大大方方直接与我面对面,就不会有今天的局面。”

男子终于有了反应,嗤笑道:“那是什么局面?我想不会是封王,而是倾尽全力杀掉我吧?”

这个……武孛想说怎么会,却没有底气,毕竟很难说他会不会为了清除隐患而动手杀掉这唯一的兄弟,尤其还是相貌一模一样的兄弟~~若是像如今这般暗杀篡位,除了性情不同,依然很难有人怀疑,毕竟这世上有谁会想到帝王都能被人调包?

男子轻哼冷笑:“明明心虚,还不敢承认。连这点担当都没有,真不知你这皇位是怎么抢来的。”

“我心虚什么?我只是不确定自己会不会杀你而已。”武孛“噌”地站出整个身体,恼火道,“你以为皇宫是随心所欲游玩之地?从小到大,你可知我受了多少苦?明明是皇子,却要日日夜夜穿女装,还要和皇女一样学习一大堆艰涩难懂的东西;明明身子弱,却还被父君逼着练剑习武,直到我晕倒在地,父君才神色黯然地说罢了,这就是命……”

回忆往事,武孛的眼里不由涌出泪花:“因为此,母皇便将我排斥在外,连竞争皇储的资格都没有,我和父君不仅被所有大臣冷落,还被后宫诸君骑到脖子上欺辱……”

男子再次垂眸。

“不过,祸福相依,”武孛吸了吸鼻子,“我们虽然失去了竞争皇储的资格,却也避开了明争暗斗的漩涡,避开了凶险。”

楚晗挑了挑眉:“难不成你这皇位是在她们两败俱伤时捡来的?”

“也、也不是……”武孛扭捏了一下,“这其实也是父君的谋划,他原本就想先坐山观虎斗,然后再在最恰当的时候给出雷霆一击。”

“你父君……”楚晗啧啧摇头,“当真不能小看宫里的男人。”

“都是被逼无奈,”武孛黯然,“即使不被母皇考虑,都有人不放心,想连我们也弄死,我们总不能引颈待戮,任人宰割。”

楚晗叹息:“幸好我们生在武林世家,后宫当真是步步凶险之地。”

武孛点点头:“两次暗杀,三次中毒,若非命大,我早就见了阎王。”

话音落,兄弟俩心有灵犀般对望过来:一个在宫里,一个在宫外,都很艰难,却又都因命大而活了下来。

楚晗看向二人:“本尊身为独生女,孤孤单单长大,甚是羡慕有姐妹兄弟的人。你们若不知珍惜这份血缘亲情,本尊很乐意看到你们互相残杀,如此,凤临便少一份威胁;若愿意化干戈为玉帛,本尊也不失望,这就带你们去城门,平息战乱。”

男子的目光猛然射了过来:“你是凤临人?”

楚晗耸了耸肩。

男子惊愕不已。

武孛道:“这就是缘分,她千里迢迢去乾坤山~~”

说到这里,他卡住,转头问楚晗:“楚少主去乾坤山做什么?”

楚晗差点扑哧笑出声,同时也为碧霄宫人的嘴严而心慰。

“为了救夫郎而去寻一种灵草,”楚晗简洁道,“这不重要,还是解决你们自己的事吧,到底要不要冰释前嫌,兄友弟恭?”

兄友弟恭?这句话提醒了二人,武孛道:“还真不知道……”

还没说完,便改了口,“他如此不懂事,自然是弟弟,只有做哥哥的才像我这么宽宏大量。”

这意思是原谅他了?男子却并不欣喜,淡淡道:“杀你这么大的仇恨,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下?你还不如直说想怎么对付我。”

他睨向楚晗,“请来这么一尊大神,难道是为了说和?”

武孛垂眸:“的确放不下。”

他抬眼直视过去:“原本是要杀你的。”

男子哼笑:“就知道。”

武孛话语一转:“可楚少主说得对,不是谁都可以成为孪生兄弟的,何况,”

他顿了顿,“母皇虽然孩子众多,但父君膝下却只有你我二人,我们本就不该相残相杀。”

男子轻哼一声,却没有反驳。

“既然一切都是招福擅自做主而为、父君从未想过真的抛弃你,你也不要再怨恨他了,”武孛语气忽然低落下来,“他都已经因此而驾薨、永远离世了……”

男子垂眸沉默,老奴招福的尸体还横呈在地,整个大殿的气氛似乎都有些伤感起来。

“好了好了,”楚晗摆摆手,“你们兄弟俩既然决定互助互爱,本尊的任务也就完成了,那个谁,”她看向男子,“先撤了你的人马,再认祖归宗,至于让谁顶包当替死鬼,你也该好好琢磨琢磨。”

她转向武孛:“接下来的事,你们兄弟俩相商着办吧,本尊就不掺和了。”

“楚少主要走?”武孛忙道,“等尘埃落定再走吧,我还差你三个条件呢!”

楚晗笑了笑:“放心吧,你被他杀死一回,都能放下,他还有什么放不下的?毕竟是血脉相连的亲兄弟,他不会再杀你了。”

被人当面说中心事,武孛不由面色微红,有些惴惴不安地偷偷瞟了男子一眼。他有这种担心顾虑,也是情有可原,毕竟楚晗一走,若男子翻脸,他不就成了任人宰割的主?

“瞧你那贪生怕死的样儿!”男子横他一眼,“手无缚鸡之力……怕什么?我又不会再杀你!”

“那,”武孛脸色红了红,“弟、弟弟……”

别扭地喊出这两个字,他迅速低下头去,无意识地揪住自己衣角不停抠卷。

男子也不由愣了愣,盯了他一眼,也别扭地别开有些发窘微红的脸,不再看他。

楚晗看得好笑,只好再出一把力:“想问他的名字,直接问便是,吞吞吐吐的做什么?不过,既然回归武姓,封王赐府,自然不能再用以前的名字,依本尊看,你们还是另想一个比较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