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爱去小说网 > 女生言情 > 夫君不要带球跑 > 第119章 帝凰东方凌天

第119章 帝凰东方凌天

穆丹薇明白她的用意,账是要算的,但不是现在。遂应道:“臣遵旨!另外,皇上,臣已得到户部尚书贪污受贿的确切证据,请皇上示下,是否暂时压案,等南方事平之后再处理。”

东方凌天一拳砸在御案上:“这些个蛀虫!简直不知死活!朕已经杀了两个地方官员以示警告,没想到对她们竟起不到丝毫震慑作用!”

穆丹薇立即跪下:“皇上息怒!人心不足,贪欲无休,自然禁止不绝。但除了贪官奸佞,还有更多的贤良忠臣,愿意鞠躬尽瘁为吾皇分忧。”

“爱卿快请起!”东方凌天的面部表情和缓下来:“幸好朕有穆丞相这样的良相相佐,不然朕的头发都要白了!”

穆丹薇忙道:“此乃为臣的本份!”

东方凌天写好圣旨,盖上大印,穆丹薇接过便告退,匆匆离去。东方凌天抬指揉着太阳穴,面露些微疲惫之色:“出来吧。”

楚语然悄然走出,无声地立在下首,心里一片复杂。

亲眼见她理政,才知皇帝也是不好当的,够累够辛苦,比所有人更操心。

虽说大权高握,可这皇宫何其不是个大牢笼?这御书房,何其不是个再次压缩的小牢笼?

虽说手掌万万人生死大权,可她的命,又何其不是被国家众多事端掌握着?

自古以来,勤政的帝王有几个是长寿的?

世人皆传皇上的武力值是天玄高阶、接近传说中的神皇,可从未有人见过她出手,连他也不知这话是真是假。

若她真的那么强大,会出现疲累之感吗?

楚语然的心里升起从未有过的怪异感觉,那是同情掺杂着疑惑。

他甚至想上前为她揉按太阳穴,缓解她的疲劳,可他终究站着没动,只是垂着眼帘当看不见~~没有女人愿意让人看到自己的虚弱,尤其是帝王。

“你都看到了,”东方凌天放下手指,“国家政事繁多,武林只是其中一小部分而已。若你能独当一面,把整个武林握在手中进行制衡,朕就能轻松许多。”

“是,臣定当竭尽全力为皇上分忧!”楚语然依然自称为“臣”,而不是“儿臣”。

东方凌天起身向他走来,抓起他的手放在手心里:“你虽名义上姓楚,但终究是朕的爱子,东方语然身上流的是咱们东方国姓的贵族之血,智慧和武功都不会比别人差!语然,放手去做,把武林掌控在手中,使她们安定和平,不生祸端。”东方凌天拍拍他的手背,声音轻缓,“不要有顾虑,朕不是疑心病重、过河拆桥的帝王,何况你还是我的亲生儿子。”

这样的坦诚让楚语然动容:“母皇!”

这还是他第一次叫她母皇,东方凌天有些欣慰:“语然,母皇不是不爱你父君,只是后宫复杂,若是表现太明显,给他太尊贵的位子,独宠于他,只会害了他。你可明白?”

楚语然点头:“儿臣明白。”

东方凌天理了理他耳边的发:“母皇知道,从小就把你送到碧霄宫,你心里对母皇有怨气~~”

“儿臣无怨!”楚语然忙道,“母皇这是维护儿臣,不想儿臣以后远离母皇和父君。”

东方凌天脸上露出微笑:“你终于明白了朕的苦心!你的父君乃是平民,没有任何可依靠的背景,而这,也是朕要保护他的地方。国事繁重,世事无常,以后他能不能安稳地颐养天年,就看你了!”

楚语然心里一突,像鼓面被猛力敲了一鼓椎般,连忙跪下:“万岁有些难,但母皇定能长寿五百岁,福禄安康!”

东方凌天哈哈大笑起来:“有良臣孝儿,朕若能活到三百岁,便是上天赐福了!”

说到这里,东方凌天收住笑声:“朕知道你心存仁善,这不是坏事,但对有些人,却不能纵容,否则就会带来大祸患,从而害死更多无辜之人。可知?”

“母皇教诲的是。”

“朕先前说软禁控制碧霄宫宫主,你可有异议?”爱去小℃说网℃Www.IQUXS.CoM

“儿臣没有异议。”

“嗯。虽然母皇有些嫉妒,但楚青璇和纳兰墨闲毕竟养大了你,你对他们有感情是必然的,若你真要主张杀了他们,母皇反而要寒心。至于楚晗~~”

东方凌天顿住,似乎在思考如何处置最为妥当。

楚语然道:“母皇,语然不想孤独一生,也不想二嫁,母皇乃旷世明帝,求母皇放过她!”

东方凌天声音淡了下来:“你果然对她用情至深!”

楚语然心下骇然,脸上却淡定着轻轻摇头:“儿臣对她并非是用情至深,而是如同用惯了的小厮奴婢,养熟了的一条狗,生活中习惯了他的存在,若骤然失去,虽无关大碍,但总是不太舒心顺意。”

这倒也是,东方凌天深有感触,身边贴身伺候的女官生病时,其她人端上来的茶,无论是冲泡的浓淡还是茶温,全都不对她的胃口,让她都懒得喝了。

楚语然继续道:“何况她毕竟是语然大婚礼成的妻主,语然也希望将来年老之时,能有个熟悉的老伴相陪~~即便她心中对我有恨,也不得不陪我。”

东方凌天默然许久,才转身回到御案后坐下:“朕准了你的请求,但你必须保证她能和碧霄宫一样,不能有一刻脱离你的控制,而对你产生不利!”

“是!儿臣保证!即便是长期下药,儿臣也在所不惜!”

东方凌天摆摆手:“她的身体被碧霄宫调培得百毒不浸,如今就只有这一种药能产生作用了,你要谨慎使用。不到最后关键时刻,不可轻用,否则,被她发现而找到克制之法,到时就很难控制住她了。毕竟,等她碧霄剑法练至圆满,你们在武功修为上,就会水平相当!”

楚语然恭谨而答:“是,儿臣只在大婚时试验过一次,功效甚好,此后再没用过。她也一直以为是她的武功不如我,才受制于我。”

东方凌天放心地点点头:“那就好。”

顿了顿,又道:“此次回来,就多陪你父君几日吧。你已经不需要再灌顶,为免节外生枝,事业大成的三年里,就不要再回宫了,万事以飞鸽传书即可。”

楚语然强压住心头的喜悦,镇定淡然道:“是,儿臣谨遵母皇旨意!”

如此最好,他也不必再日夜忧心思虑着如何把怀孕之事瞒过去。

为楚家生女,传宗接代,母亲和爹爹自然会全心全力替他掩护隐瞒,不使风声露出。

到时,只要全面封山,阵法之下,谁也出不去!

爹爹一定会要求亲自伺候肚子里的小孙女,再在整个后殿布上阵法,消息定然传不出一丝半豪!只要顺利地把孩子生下来,就算被母皇知晓,她也不会真下手杀一个婴儿,何况孩子的身体里还流有一半东方家族的血液。

只要她们三人和孩子平安无事,碧霄宫在自己手里和在晗儿手里又有什么区别?

看着离开的背影,东方凌天的脸色冷了下来~~找那诸多理由,不过是为留她一命的借口,果然是动了真心啊!

只要动了心,行事便会瞻前顾后、有诸多掣肘。

语然,为了让你不对母皇和父君离心,朕给你三年时间,若三年内你不能夺了碧霄宫的领导权,朕就杀了她,除掉你心中的障碍。

还有南方月莲教,居然有造反的意图!这种时刻,武林不能乱,不但不能乱,还要用上一用。

如今各门各派都已完全恢复元气,高手如云,门徒众多,该拿出来磨磨刀练练手了。

“暗一,去把依朦叫来。”

暗处一个生硬刻板而恭敬的声音应道:“是!”

………………

夜晚的天空,朗月皎皎,凉风习习。

房顶上的楚晗一手揽着千羽的肩,一手变戏法儿似的拿出一颗粉色丹丸,递到他面前:“吃了它!”

千羽伸指接过,在如水月光下旋转端详,讶异而欣喜:“好漂亮的颜色!”

看了会儿,便放入口中。

丹药入口即化,顺着喉咙流滑而下。

吃完后他才问道:“这是什么?”

楚晗对他信任自己的表现很满意,便附耳上去。

温热之气吹得耳朵痒痒,可千羽却已顾不得,只被她的话惊着:“两百年?”

楚晗含笑点头,眼底带着温柔。

驻颜两百年,我的天!千羽愣怔半天,才发出疑问:“可我能活那么久么?”

“呸呸!”楚晗假装吐口水,“怎么不能?难道你不知道咱们天虞山有三百多岁的老怪物?”

老怪物……

千羽轻笑出声:“千羽倒真不知道有这样的高龄长老。”

楚晗想了想:“也是,她住在第六峰,从不出峰露面,估计听说过她的门徒弟子不多。”

两人相拥相依,在万籁俱寂的月夜星空下轻声细语的聊着。

几天之内,楚晗连续给了他两次惊喜,千羽的心,被甜蜜紧紧裹起,眼中一直盈满幸福的神采。

兴许是她的笑容和温柔醉了他整个人,最后竟偎在她的怀里朦胧睡去,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楚晗凝视着月下那更加俊美的侧颜,唇在他额上轻触一下,抱着他飞下屋顶,放到床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