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爱去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兴汉室 > 第四百六十八章 始足西行

第四百六十八章 始足西行

“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鹤冲天】

李义心里咯噔一声,联想到严干口中的那伙冒充凉州人的外乡人,觉得这的确是一个大麻烦。

别看张义平时不爱管市里的经济事务,全甩给李义一人去做,遇见这种事,却是比任何人都积极推脱。当事情按照流程送到长安北部尉秦谊手上的时候,素来亲和的秦谊说什么也不愿接,非要两方一同送往京兆尹去。

随后是怎么惊动京兆尹、城门校尉、执金吾的,彼等又是如何交涉的,李义也不甚明白,就连严干也一概不知。

在严干寄居李义家中的第二天,正准备找机会收拾一顿郭都、郭成两个皮猴子的时候,李义忧心忡忡的从市亭提前回来了。

“怎么了?”严干挥手让郭都、郭成两个小子逃过一劫。

年纪较小的郭成捂着屁股,满脸不乐意的嘟囔道:“我以后一定要告诉我二姊……”话还没说完就被哥哥郭都拉走了,走时还不忘带走一盘果饯。

“查出来了,那颗首级……是前将军旧部、典农校尉张超的。”李义拧着眉说完,本以为严干会与他一样震惊,却见对方一副淡定的等着下文的样子,不禁好笑道:“你这是何等反应?”

“我只听过前将军朱公的威名,却是未曾留意过其旧部都有哪些人。”严干解释道:“我游历各地,不在庙堂之中,岂能知道这么多人的名字。”

“说的也是。”李义点了点头,接着将张超昔年在汝南弃军而逃、致使战败。之后朝廷论行奖惩,念在张超乃留侯后人、又有朱儁求情的份上,网开一面,罢黜免归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而后接着说道:“此事在朝中闹得也不算大,毕竟有失公允……只不过我在其中听到另一种说法。”

严干问道:“什么说法?”

李义神秘兮兮的说道:“国家治军严整,绝不会容此人逃脱法外,他能饶过一命,据说是要戴罪立功、另有它任。”

“戴罪立功?”以严干所掌握的匮乏信息,实在想不出这样一个人有什么价值还能让朝廷网开一面的,他不由问到关键:“这些你是从何得知的?”

“你还真只把我当长安市丞了?”李义大为不满的说道,若不是这个职位意义非常,李义岂会稀罕这个秩二百石的市丞:“我还供职平准监,每月每季都要将京畿物议、人情等事上禀,这可是机密!”

严干自知一时失言,连忙致歉。

李义轻轻摇头,接着说道:“以我猜测,张超必然是因公而死。无论是谁杀了他,其如此挑衅朝廷,都是有意致乱,联系你上回说的那伙伪作凉州口音的外人——我想你得尽快动身了。”

“什么时候?”严干收敛神色,肃容道。

“越快越好,今日下午就走,雍门外的旗亭中备有马匹、衣粮,你拿上这半片竹简去换。”李义递过来半片狭长的竹简,竹简仿佛被人从正中剖开了,墨印的‘平准’二字左右分离,依稀可辨。

“此去凉州,我究竟要做什么?”严干接过那片竹简,收入怀里放好:“该做什么事、该见什么人,你皆未曾与我说个详尽。还有鲍文才呢?这两日如何不见他踪迹?”

“鲍文才被急宣入宫了,托我给你道罪。”李义起身看了看外间的日头,估算了时辰,催促道:“你快些收拾吧,到了旗亭,哪里会有人等着。为首的是益州人,名唤张任,如今是绣衣使者,专管此事。公仲有什么话,这一路上尽管问他。”

严干点了点头,旋即收拾了几件衣物,带好佩剑,又叮嘱了郭都、郭成几句,便推门离开了。与严干的不放心比起来,郭都、郭成两人对严干的离去反应平平,只顾着低头用手指拨弄风车,好像严干只是出门买个东西似得。

李义在一旁看得纳闷,问道:“他好歹救过你们的命,你们不去送一送?”

“这有什么好送的呀?”郭成随口答了句。

李义皱了皱眉头,心里有些不舒服:“那你们就不怕他不回来了?”

这话起了些作用,年岁大的郭都抬起头来,认真的说道:“他说他对不起我大姊,害我大姊为他丢了命,所以他就该保护我们。他是剑客、又说自己是读书人,就应该讲信义。

李义抿了抿唇,到不知该说什么好了。记忆里的郭昱是个落落大方、善解人意的热情女人,她可以为了一个才认识没几天的男人慷慨赴死,然而为何会有这样一帮性情冷漠的弟弟?

当严干来到雍门外时,一眼便在人群熙攘的旗亭渡口认出了张任。对方腰间挂着把形制简朴的剑,毫无修饰,就跟对方的相貌一样平平无奇,锋芒内敛。

“你来晚了。”张任是个坚毅不苟言笑的青年,他一点也不惊讶严干会认出自己,因为在这旗亭周边,无人比他更像一名剑客。

严干也不是轻佻的,两人一句闲谈也没有,便像是结伴同行的游侠一般,骑着快马往西而去。他们不是第一次为朝廷办事,但却是从这条路开始,才算真正走上属于各自不同的道路。

此刻,在长安另一头的灞桥,耿苞等一行人正在等候灞水上的舟船,舟船将载他们前往左冯翊、再一路顺流赶往华阴、东郡。

对于自己在长安城闹出的动静,属下沾沾自喜的同时又有些不明究竟,他瞅空问道:“耿公,主公不是吩咐要先弃张超首级,再去寻韩遂么?如何又反过来了?”

“主公的想法有欠妥当,我等为臣属的,就得主动去改正。”耿苞摸了摸胡子,志得意满的说道:“先弃首级,既是败露我等行踪,又是让朝廷有所警惕,只是出了一口恶气而已,殊为不智。不如倒过来,再推卸到韩遂头上,张超奉使机密,朝中知悉内情者必然不多,知其死于凉州人之手,朝野议论,如何不会对着韩遂?”爱去⊥小说网⊥Www.IquXs.COm

“是了,韩遂管束不严,放任亲信诛杀士人,朝廷岂能不管不顾?这样朝廷就不得不先应付韩遂,留给主公的时间就更多了。”属下奉承道:“不愧是耿公。”

耿苞自命不凡的一笑,看着船翁远远地从水上划来,也不说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